密西西比河支流交汇处坐落着田纳西州的孟菲斯市,这片乡土及其广袤、充满了灵动与懒散的气息。在这片土地上,差不多每四分之一世纪就会进行一次音乐革命, Shawn Lane在这里找到了他的天地。

    这个孟菲斯孩童四岁开始他的传奇旅程(生于1963年3月21日),从那时起Shawn就开始陪着母亲和姐姐参加声乐课,在学校弹奏大提琴并接受钢琴训练。十岁时开始学习吉他,并意识到弹奏吉他会有更大作为。Shawn的吉他技能进步的非常神速,12岁便在孟菲斯的酒吧里弹奏蓝调摇滚(blues rock)。他早期中学时的乐队包括Tyfoyd和Savage。

    到1978年,孟菲斯的人们纷纷谈论着一个叫做Shawn Lane的十五岁吉他神童。南方黑橡树阿肯色州人(BOA)乐队听了Shawn的演奏后便于1978年末让他加入乐队。Shawn随BOA乐队进行的第一场演出是在勘萨斯,得到的演出费和Pat Travers乐队一样多。1979年,乐队多在酒吧和商业宣传种演出,也做一些户外的节日演出。并且BOA参加了比尔•克林顿就任勘萨斯州州长的就职典礼并表现出色。

   1979年末,BOA的主唱Jim “Dandy” Mangrum决定成为一个福音传道者,Shawn主要在一个叫做The Streets的乐队演奏。这个乐队和BOA的创立者Andy Tanas,其作为主唱,在好莱坞的喜达屋国际酒店进行几场演出并灌制了几张样本唱片,虽然这个乐队和Pasha Records公司签了一份不错的合同,但乐队还是很快就陷入了困境。Jim Dandy, Shawn和鼓手Chirs Craig又重新组织了乐队,启用了Shawn中学的密友Kinley Wolfe为贝斯手,以及Billy Batte为键盘手。BOA一开始像比较像南方的摇滚乐团,但是到1982年,他们却似乎融合了英式摇滚和爵士乐队Return To Forever的特点。幸运的是, Jim Dandy给了他年轻的乐队成员极大的自由来展示才华,如《Hot ‘N’ Nasty 》和《To The Rescue》。在这几BOA乐队录制了几首唱片小样,Shawn个人的专辑却从未录制。

    18岁的时候,Shawn厌倦了旅行,他定居下来重新学习以扩宽视野,提高音乐技能。Shawn停止了各种演出并沉浸在图书、电影和音乐的海洋里。在这次漫长的假期结束后,1983年Shawn于洛杉矶,由前BOA 贝斯手Andy Tanas监制,灌制了一张小样,之后开始随多个乐队在南方演出。Shawn灌制的地下小样唱片通过网络蔓延,虽然他从没发行过一张官方唱片,但这张小样唱片使他成为了一个吉他神话。Mike Warney 是第一个发现他的才能,并将Shawn的吉他独奏“Stratosphere II”灌制在美国Shrapnel的第四季(1985)金属合辑中。

    80年代中期,Shawn离开了孟菲斯乐队并组建自己的乐队-the Willys,这个乐队著名的曲子有“Hendrix”,和“ZZ Top covers”。1987年,乐队开始自己创作演奏一些曲子并引起了一些唱片公司的注意。但是,一件让人又高兴又紧张的事情发生了。摇滚巨星像Kirk Hammett 和George Lynch正住在孟菲斯Peabody宾馆,正好看见了the Willys乐队的演出,这个乐队的才华给摇滚巨星们带来极大的震撼,以至于后来Kirk Hammett回忆说,当他第一次听见Shawn演奏,他差点从椅子上跌了下来

    在the Willys乐队期间,他为一些艺人做录音及唱片灌制工作,如Larry Raspberry, Mark Lindsay, Robert Duvall (演员), Jim Jamison (前“生还者”节目冠军), DC Talk (一个关于基督徒的谈话节目), Joe Walsh, Sam and Dave, Tony Joe White, and Alex Chilton. 他还被邀请参加Alice Cooper的旅行,但是他拒绝了。1987年,他参加了林弋·斯达(Ringo Starr)的一张未发表专辑的录制。1989年,他参加了《Highwayman 2》专辑的录制,其中威利·尼尔森(Willie Nelson)、Johnny Cash、克里斯·克里斯多佛森(Kris Kristofferson)和韦龙·詹尼斯(Waylon Jennings)均参与了唱片的录制。他在这张专辑中的精彩演出(如“天使爱上坏男人”),以及孟菲斯的著名吉他手雷吉·杨为华纳兄弟Jim Ed Norman弹奏Shawn的小样唱片,为他日后完成第一张个人专辑《Powers Of Ten》打下基础。1991年,在马克•万尼的“Shred Fest Centrifugal Funk”演唱会上,Shawn 用他高难复杂的吉他技巧震惊了全世界。

    接下来的两年,Shawn 一直在不停的创作、修改并在家里的录音室灌制唱片。1992年,唱片一发行便立刻赢得了《吉他手》杂志的“ 最具才华的新一代吉他手”的美誉,并且在《键盘手》杂志获得的“最佳键盘手”第二名的成绩。为了他的新专辑,Shawn进行带领他的POT乐队进行全美宣传,其中由Barry Bays任贝斯手,Sean Rickman任鼓手。这个乐队的现场演奏被收录在2001年发行的《Powers Of Ten: Live!》。

    之后他成立了DDT乐队,由孟菲斯乐队的Jim Dickinson任鼓手,并由Paul Taylor任贝斯手。他们经常每周三晚上在孟菲斯的酒吧举行演出,为Shawn的第二张华纳兄弟公司出版的专辑进行准备。在第二张专辑中Shawn的追随者们会听到一些著名的曲子如“Minarets and Nine=10”。

1992年至1994年,Shawn 也为其他音乐人灌制唱片(如David Ormonde Thomas的《On The Way Home》和Steve Harris的一张专辑)并且在欧洲的一些音乐学校交授吉他课程,灌制了两张教学CD。

    1994年末, Shawn与瑞典籍贝斯手Jonas Hellborg、鼓手Kofi Baker录制了《Abstract Logic》。Shawn与Jonas Hellborg在接下来的一年参与了Michael Shrieve的《Two Doors》的专辑录制,二人在这张专辑中的二重奏优美动听。

    1995年至1997年,Hellborg、Shawn和鼓手Jeff Sipe(AKA Apt. Q-258),在游历了美国和欧洲的同时,在各地表演他们高超、震撼人心的音乐。四张专辑《Temporal Analogues Of Paradise》(1996)、《Time Is The Enemy》(1997),《 the all-acoustic Zenhouse》(1999), 和《Personae》(2002),三人的重奏为音乐加入了让人狂热的化学元素。1995年9月,Hellborg,Lane和瑞典籍鼓手Anders Johansson组成的乐队加入了中国歌手韦唯的乐队,并在中国大陆进行巡回演出。1997年,Shawn在Jens Johansson的“裂变”中演出。

    经过漫长的等候,Shawn的第二张个人专辑《The Tri-Tone Fascination》终于在1999年发行,发行公司是新建立的独立音像公司Eye Reckon。因为不太满意第一张专辑的灌制,Shawn决定重心灌制专辑并发行TTF的第二版。第二张专辑由于翻录的第一张专辑并收录两首额外的歌曲,它成为了收藏者的最爱,并且对这张专辑的拍卖竞价高于两张POT的发行。

    1997年秋天与鼓手Sipe 分开后,Shawn 和Jonas愈来愈沉浸于东方音乐的王国。1999年底,印度籍的鼓手兼歌手V. Selvaganesh加入了他们的欧洲之行。这组三重奏的最新一张专辑为《Good People In Times Of Evil》(2000),更体现了Shawn充满灵气的演奏。2000年发行的还有Doug Scarborough的个人专辑《Mood Du Jour》,其中Shawn参与了三首歌的录制。

    2001年,Shawn与他的商业伙伴Les Birchfield解散,离开Eye Reckon唱片公司,并关掉他的官方网站:ShawnLane.com。几张Eye Reckon准备发行的专辑,包括Shawn的《David Lynch tribute Inside A Dream》,《a Lane/DDT》现场演唱版和被期待以久的POT的重新发行都被暂缓搁置一旁

    2002年又成为了这个“孟菲斯怪物”的一年:他和瑞典籍鼓手Anders Johansson以及Jeff Sipe重新组团,并在美国南部和欧洲进行巡回演出,他们演奏他们全盛时期的音乐以及后期充满东方色彩的音乐。Bardo最近发行的唱片包括Hellborg, Lane 和Vinayakram兄弟(也就是SULUH)。2001年他们带着这些美妙的音乐来到欧洲。

    2003年二月,Shawn长久以来的梦想终于实现:他和Hellborg以及后加入的意大利籍鼓手Andrea Marchesini来到了印度次大陆进行一次短暂的旅行。在每个城市他们都演奏着诸如“New Delhi”,“Calcutta”和“Shillong”等著名的乐曲,人们像对待摇滚巨星那样像他们欢呼。这场极为成功的印度之旅后他们又去欧洲进行短暂旅游。但不幸的是在2003年9月上旬,Shawn患了几场呼吸道的疾病,在准备与Hellborg和Ginger Baker录制新唱片的同时Shawn进行各种医学检查。按Shawn所预期的,他将与辅助的呼吸器度过余生,但是Shawn不幸于2003年9月26日永远的离开热爱他的人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