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想常规,不想做别人做过的,不爱吃“回锅肉”,不想出别人出过的音色,文律元(大可)的出现,我们的舞蹈剧场里多了一个吉他手。



TOMANDERSON GUITAR中国大陆地区代言人,郑钧乐队吉他手、那英加拿大演唱会吉他手,吉他中国签约艺人,北京宾文音乐文化传媒公司 音乐制作人。

这样一个吉他界的牛人,这次来到我们舞蹈剧场《隔壁》做一次真正的跨界。
戏剧和音乐的结合都不能被称为跨界,它们的融合自然又长久。戏剧中有配乐、音乐声效,作曲通常根据导演的要求和剧目的内容,创作适合的旋律铺垫进音乐中。
舞蹈和音乐的关系更是紧密,舞者随乐起舞,世界上先有音乐才有舞蹈。而这部戏里的吉他和以上这些都不太一样。



“我把自己当做了一个演员,拿着我最擅长的乐器和技术,参与构思讨论。从最开始和导演的讨论时,我们就达成了一个共识,我不想在录音棚中完成作曲,我想参与创作。”大可这么介绍自己在剧中的身份。

排练厅里的大可总是抱着自己的吉他,他和导演的创作是同时进行的,导演即兴创作段落编排,大可即兴地配上“声音”,因为这种双方的即兴,我们享受着排练厅里不断涌现的灵气和惊喜。

之所以说大可配上的是“声音”,因为这把吉他在大可的手里发出了许多“计划之外”的音乐。它有时是吉他独奏音乐、噪音音乐,有时候是一段旋律,有时是一个声音、噪音,有时也许根本没有声音。

“很多时候我没有把它当做吉他,我不想用通常的声音和技术,它会变成二胡、提琴、电脑、键盘……”



在《饭桌》这部剧里,吉他是自由的,大可是自由的,他们一起使声音的部分成了剧中的一个角色。

这把吉他在他手里,超越了吉他的存在,成为了一切声音的来源。

“因此这部剧也非常适合喜欢吉他的朋友来看,你可以看到跨界的突破,会看到本来在录音棚里思考、创作、制作的全过程。对于喜欢吉他的人来说,在这部戏里会更喜欢它,当你在乐队做乐手的时候,别人给你谱子,你要做的就是照谱演奏,你不要去创作,创作是错。而当它和我作为一个角色,我们都彻底自由了。”

这并不是大可第一次和剧场合作了,这种合作已经持续了长达十年之久。大可开玩笑说“自从十年前在北京草场地接触到了国内外当代艺术家之后,就走上了这条不归路。”



对这种跨界合作中的创作,大可是乐在其中的,“本身它的内容已经抽象到极点,如果不参与创作过程就得不到快乐”。

大可最初在这种跨界合作中还是常埋头于录音棚作曲,当被问及怎么会产生了排练厅即兴创作的想法时,大可透露了跨界合作的真相:

大可曾参与捷克编舞雅娜的一部戏,他起初带着电脑去排练厅作曲,但到排练厅的时候,他发现国外的作曲太强了,满桌的电脑、iPad、手机,各种效果器和软件,他意识到在这方面根本做不过别人,于是“被迫”回到最纯粹的状态,用他的强项——一把吉他参与创作,反而达到了更好的效果。所以说,跨界都是被逼出来的,但不被逼一下,你永远不知道你本身就已拥有的能量。

10月29日-11月10日,欢迎来上海国际舞蹈中心•实验剧场,看吉他手在舞蹈剧场里发光。



【演出简介】

《隔壁》由两个剧目组成。名字的来源,是两个剧目演出含义的集合,钢筋森林中的生活是灵感源泉、“隔壁”来自窥视的意象,窥视近在咫尺的邻人,同时也是对于自我生活的内视。

第一个剧目是获2015年“壹戏剧”年度小剧场作品奖的《折影》,讲述关于一个都市男性的灵魂漫游。反传统舞台观念的它描绘一个都市男性在即将决定结束自己生命的时刻,穿梭在都市里所看到的奇幻瑰丽的画面。

第二个剧目是江帆的全新作品《饭桌》,创意来自于每一个人生活中必不缺少的一个物件——吃饭的桌子。从所有人生活中都不缺席的“吃饭”这件事,展开了对日常生活本身的反思。餐单、厨房、饭桌、菜式、围桌而食的人。经历怎么样的加工,才能进入这个社会的循环?

【演出日期】:2016年10月29日-11月10日 19:30 (10月31日、11月7日除外)
【票价】:150、200、280、380
【演出地点】:上海国际舞蹈中心•实验剧场
【演出时长】:120分钟 (含中场休息)

购票链接:
https://weidian.com/i/1946297328?wfr=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