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tting Great Guitar Sound>

1.琴头(Headstock)
吉他大部分的共鸣是通过琴头来传播的。你只要用左手握住琴头,然后用右手把琴弹响,那么左手就可以感觉到振动。所以,原木的无头吉他牺牲了相当一部分重要的延音(石墨吉他,如Steinberger,利用石墨本身的特性解决了这个问题)。

那么也就是说,琴头的形状实际上对音色的影响非常小。比较重要的只是琴头怎样影响琴弦经过琴枕时的压力。

早期的原声吉他及电木吉他(archtop拱型面板)的琴头上调弦器是每边三个。(我这里所指“早期”是从世纪之交到五十年代)这些琴头还有后仰,以此维持琴弦在经过琴枕时能够有非常重要的压力。如果你想知道这个压力对声音有什么影响,你可以找一把Fender电吉他,把高音E弦从压弦器(string tree)下面放出来(压弦器在琴枕和调弦器之间),然后把音高调准,仔细听听这时候的音色。接着把弦放松再放回到压弦器下面,这一次再把音高调准了听听看。这时候的声音应该比之前更加丰满,而不会那么纤细。

我们现在仍然可以在大多数原声吉他和Gibson型电吉他上看到这种“每边三个”的琴头构造,但是它还是有两个缺点:
1、除了琴弦在经过琴枕的时候因为琴头后仰而产生的角度(这是优点),从琴颈侧面可以清楚看到琴弦的这个角度变化。以外,琴弦同琴颈的轴线方向也有一点角度变化(这就是缺点),从琴颈正面看得到,这角度是由于调弦器的布局产生的。这个角度的存在会对调弦的音准有影响,尤其是在推弦的时候。(这也许就是为什么传统的原声吉他上仍然比较流行这种琴头,毕竟在原声吉他上推弦这种技巧用得并不多。)
2、演奏者调节两侧的调弦器要分别用不同的方向以达到相同的音高变化,这样如果在一首歌的中间需要进行快速调弦的话很容易会乱。

接着就有了Leo Fender在五十年代推广并普及了的“单侧六个”的琴头设计,所有的调弦器都在上边。注意我说的是他“推广”而不是“发明”。因为在这之前几年Mr.Bigsby已经制造了这种单侧六个的琴头,也许更早之前就已经有了这样类似的吉他设计。虽然是这样,Leo在适当的时候提出了这个适当的想法还是获得了成功。当时推弦技术的发展与普及使这种设计非常受欢迎。这其中的原因是,单侧六个的调弦器布局设计避免了当弦越过琴枕到达调弦器的时候,由于角度变化而产生的跑音问题。但是,这种琴头没有后仰。这样设计的好处是降低了成本,Fender可以用一块比较小的木料制作出整体琴颈,从而能够生产价格更为大众化的吉他。但是,这样的设计也有不可避免的问题,我们必须使用一个或几个压弦器,或者是固定器来保证琴枕受到足够的压力。糟糕的是用了这些压弦器又再次导致了本来我们想要避免的走音问题。接下来我们来看看怎样解决这个问题。

近三十年来有两种新型的“单侧六个”琴头设计非常流行:一种是Charvel或者叫Jackson型,这种琴头后仰,而弦没有直接连到调弦器;另一种则是Kramer或者叫Explorer型,琴头不后仰,而且弦同样也没有直接连到调弦器。这些琴头在理论上主要是通过采用琴枕锁弦系统(lockingnut system)来解决走音的问题。

2.调弦器及调弦(Tuning Machine and Tuning)
在吉他上采用不同类型的调弦器对吉他的音色也是有点影响的。有的调弦器上的卷弦柱(post)很高,在Fender型的琴头上,这样的调弦器会使弦在琴枕上的压力不足。要避免这种问题就要使用两到三个压弦器把弦压低。这并不是最理想的解决办法,因为压弦器和弦之间的摩擦力会导致走音,尤其是在使用颤音系统的时候。比较好的办法是采用有比较矮的卷弦柱的调弦器,这样琴枕的压力就比较合适;并且只用一个或者干脆不用压弦器。但是卷弦柱的高度应该仍然足够让弦绕上两三圈,这样弦才不会由于缠得太少而突然脱落。有的公司提出使用不同高度的卷弦柱,其实意思就是随琴弦音高的上升卷弦柱逐渐降低的系统。

给吉他上弦,在卷弦柱上缠绕的圈数是很有讲究的。首先是需要有足够的圈数防止弦脱落,然后又要有足够的圈数使弦缠到卷弦柱的下部(这很重要!),这样才能给琴枕足够的压力。但是,往往有些人由于缠绕圈数过多而使弦又绕到上面来了,反而使琴枕压力不足。此外,弹奏的时候,那些多余圈数不断收紧,就造成弦的音高降低;或者有时候,压下摇把,缠绕变松,而摇把复位的时候,这些缠绕不能马上恢复到原来那么紧,这样弦的音高就高了。一般来说缠绕二到五圈就足够了,具体情况要看卷弦柱的高度和弦的直径。锁弦系统把琴弦在琴枕位置锁定了,解除了缠绕圈数的限制——现在只需要卷弦柱上弦足够低,能给琴枕足够压力就可以了。

*注意:一般吉他手发现他的吉他音准不好,经常跑弦的时候,他总是首先认为是调弦器松了。实际上,只有那些用了二三十年的老吉他上的调弦器才会有这样的问题。所以,当出现音准不好的情况时,你首先应该检查的是:弦的缠绕(是否太多),弦的状况(是否太旧),你吉他的音准设置(后文设置那一节将具体谈到),你手指的压力大小(品丝那一节会谈到)。如果这些都没问题,那才可能是调弦器本身的问题。

3.琴枕(The Nut)
在琴头和指板之间有一块架弦用的小东西(一般用骨、石墨或黄铜制成)称作琴枕。琴枕所用的材料对吉他音色的影响往往被夸大了,而琴枕切制良好的重要性则没有得到应有的重视。骨制琴枕也许在音色上会与黄铜、石墨或镀铬的金属锁弦琴枕有点不同,但远比这重要的是,装设了由熟练制琴师切制的琴枕的吉他肯定比琴枕切制不良的吉他的声音要好。这主要是因为,琴弦通过琴枕这部分的时候既没有捆绑装订(binding)也没有突然转折(flopping around)。而且,之前我们也提到过琴弦经过琴枕这部分时的压力对音色有很大影响。如果琴弦固定得不好,他们就不能很好的震动,那么哪儿来的好音色?

切制一块合用的琴枕需要有一套各种尺寸的锉、良好的耐心、二到三个琴枕胚件(用来替换切坏的琴枕)还有多年的经验。如果你缺乏上面任何一个的话,那么最好还是找一个资格老到的专业制琴师来做吧。同换品一样,这也是一个收费不低的高级工种。专业琴师收你一笔不小的费用却只是帮你切了几个槽而已。你还需要知道的是,如果你的琴弦突然滑脱,或者因为碰品而产生哑音,以及在使用摇把的时候琴枕同弦摩擦过大而导致走音的情况,这些都是切琴枕的师傅不负责的。

我个人比较偏爱切制良好的骨或人造骨制的琴枕。黄铜琴枕由于历史的原因正逐渐被淘汰。而石墨琴枕本身比较光滑,理论上说琴弦通过他会更轻松。但是注意,用石墨的琴枕在操作上要比骨制琴枕困难些。你应当尽量选用切制良好的骨制琴枕,而不要用切制不良的石墨琴枕。带锁弦功能的琴枕带来了两点变化:(1)系统的一部分扩展到了原来琴枕的后面,而且用螺栓同琴头钉了起来(Kahler,Wonderbar等牌子);(2)另一部分则替换了原来的这种琴枕(Floyd Rose以及其他得到他们许可生产的琴枕产品)。

由于资金和琴龄方面的原因,扩展到琴枕后面的这一点变化对我来说毫无意义,我认为这基本上就是为Floyd Rose摇把系统服务的一种专利。毕竟,琴弦总是要通过琴枕并受到它的一点约束的。Floyd Rose系统的弦锁替代了原有的琴枕,并且避免了琴枕对弦的一些约束和妨碍问题。我声明我可不是在帮Floyd Rose公司打广告。其实很简单,经验告诉我们只要你不在乎锁弦系统的麻烦和一些缺点(需要花更多的时间换弦,同时损失了一点延音),使用这样的锁弦系统(当然必须是装配良好的)其实还是很明智的,因为这种系统还保持着不走音的最长时间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