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的歌永远不会停止。无论出了多少周杰伦,因为总有上学的人,而上学的人就那么点儿事,免不了的期末考试,假期的离别,假期归来的团聚,还有最后充满故事的毕业。尤其是毕业,人类情感的大部分都能够由这样一个事物引起:因为即将到来的新生活而欢喜,因为即将失去的宿舍兄弟而痛苦,因为苦苦恋了很久的恋人却不能在一个城市,心里清楚结局一定是分手而难过,因为想要宣泄压抑了四年的情感而放纵。于是,长醉、痛哭,彻夜地歌唱,在火车站里忍饥挨饿呆了整整一天最后才发现送走的人中还有别的学校的哥们儿,那个哥们儿感动不已,在火车门关上的一刹那,高声地哭诉:我爱这个城市所有的人。于是,校园的歌围绕着以上的种种情感,慢慢地流淌了出来,浸润了每一个拥有和拥有过学生生活的人。

  1994年的那个夏天,一把木吉他,一张教室里最常见的木椅子,一首高晓松的好歌,和同样有着木吉他质感声音的老狼,成就了校园民谣的辉煌。水房里大声嚎叫着的兄弟开始陆续爬上了舞台,活跃在祖国的各个高校里,至今未衰。《八六拍的忧郁》充满倾诉性质的歌词,把青春的忧伤写在每一张稚嫩的脸上。你还记得那盒《校园民谣》么?封面的那些树,那个阶梯教室,不就是你的生活么?虽然那盒卡带中的大部分词曲作者和歌手今天都在做着幕后或者和音乐不搭边的工作,但是听过那些音乐你也许才懂得什么叫厚积薄发,比如《青春》、《睡在我上铺的兄弟》、《流浪歌手的情人》。高晓松的歌在这盘磁带中脱颖而出。无疑,他的歌曲离人们心里的校园更近一些。其次是沈庆,他专辑中的《岁月》、《对镜梳妆》仍然可以让你心碎。《岁月》中有一句歌词,让我至今仍然感动:如果是一切还能从前把如果能再说一遍/我仍愿意再许下心愿陪着你直到永远。时光不再的苦痛,幸福不再的苦痛,你又能如何?唯有思念,唯有怀旧。此后《校园民谣2、3》也陆续推出,不可否认,《2》中还是有些好歌,如《冬季校园》,还有关于理想的《课堂作文》,李晓东的声音感觉不像老狼的声音那么配木吉他,这种感觉很明显。《3》出来的时候,我正好逃学去了北京,当时很想走音乐道路,最想找的人是李彤。在那些无助的夜晚,我一遍遍听着蒋梅的《你不在的北京还下着雨》,两周后,回到学校,开始循规蹈矩的生活,至今。

  不知道怎么定义老狼的那盘《恋恋风尘》,我一直都觉得它应该是校园民谣,所以也放在这篇文章里来说了。我感觉配器、旋律大部分都很校园化,比如《昨天今天》、《恋恋风尘》。校园民谣的尾声在我的印象中还是由高晓松划了一个句号。这让我想起一句不合适的话:解铃还须系铃人。高晓松的《青春无悔》无疑是一盘非常值得好好听听的CD。大学毕业的时候因为要在各个城市之间奔波,又没钱住店,也为了节省时间,常常赶夜车。记不清楚这盘《青春无悔》陪我度过了多少个在车上半梦半醒之间的夜晚,叶蓓的声音唱高晓松的歌才能最像来自天际的声音,否则不行,老感觉气不足。老狼当然义不容辞的是主力唱将。那首《好凤长吟》的确也只有欢哥才能唱出味道,雁度寒谭有几只高飞,真高呀!《b小调》、《雨后》、《回忆》没什么可说的,高晓松得文人气质一览无余。《荒冢》让零点演绎的张狂至极。老狼现场版的《久违的事》,轻松的好像你也在现场参加这次聚会。最后的《青春无悔》也只有老狼和叶蓓才能唱,就像爱尔兰咖啡中只能加没有烟熏味的爱尔兰威士忌。高晓松虽说好像只用了旧吉他上所剩的三根弦写出了这首好歌,但是它的听觉感受一点不比12弦的吉他差。

  《青春无悔》从前奏响起,就给人一种离别的感觉,就像一场宏大绚丽的歌舞剧,慢慢拉上了帷幕,中国校园民谣,也离开了时代音乐舞台的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