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一首歌既不是新歌也不会过时,那它就是民谣”。
—《Inside Llewyn Davis/醉乡民谣》

喜欢民谣的乐迷都或多或少了解60年代的格林威治村的那一段黄金往事,在那个时代那个地点留下了戴夫•范•朗克、汤姆•帕克斯顿、菲尔•奥克斯、琼•贝兹、鲍勃•迪安等的闯荡痕迹和醉人声线。这段被当今乐迷津津乐道的音乐往事,也是电影《醉乡民谣》呈现给我们的那一代窘迫音乐人寻找自身价值,到处碰壁头破血流的奋斗史。




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中国玩民谣跟玩摇滚的音乐人都被定义为音乐圈里的“穷人”。或许摇滚在商业领域里的认可度已经越来越高,但是民谣自始至终还是一片“净土”。这几年我们身边炙手可热的媒介中也开始听到更多民谣的歌声,无论是歌手李健、草根张磊都在各自参加的热门综艺节目中,用一种大众更容易接受的方式推广民谣音乐。
想必很多热爱小众音乐的乐迷心里都有一种矛盾的情绪,就好像藏在心里的宝贝渴望被理解又排斥于被践踏一样,如同尚未开发成景区的一处神秘风景。说到这个,最近民谣歌手宋冬野在其微博上的发文说了一段大实话:我们这帮人其实都贱的慌,没被听的时候可想被听了,想尽办法突出重围;被听之后就学会了拿劲儿,到处诉苦说不想被人听到。虽然诉的是真真儿的苦,但装的也是满满的逼。

宋冬野的名气也许是从快男左立的《董小姐》翻唱开始远扬,而同门民谣组织麻油叶的创办者马頔一曲历经三年才得以面世的《南山南》,也经由张磊翻唱并通过中国好声音的平台传遍大街小巷。我们不去讨论民谣商业化的利与弊,我们其实更想看到中国音乐的多样化与专业化,或者仅仅只是觉得真正的音乐人应该让他们不再窘迫并且保持创作。




今年中国的民谣音乐推广者还有程壁,旅日背景并且颜值不低同时也是李健的同门师妹,在各类音乐网站上也是编辑热推的宠儿。她的音乐为民谣赋予了更多文学的气息,以一把古典吉他进行音乐创作,为诗歌谱曲。嗓音“又优美又沉静,又清亮又崭新”,被称为“离诗歌最近的声音”。

当被问及对于“小文艺”、“小清新”这些标签,程璧就说:“我认为喜欢把人物或者事情标签化的人,其实是在面对一个人或者事情的时候,有些慌张,害怕自己看不懂或者不想让自己与众人的看法脱轨,然后依托于标签让自己获得辨识。我知道自己想要怎样活着,而不是活在别人的口中与眼中。”

程璧认为之所以有这么多的“小文艺”、“小清新”,应该还是说当前这个时代格外需要一些抚慰人心的东西,真正的文艺,是人类社会最珍贵的东西,“与所爱之人共处看似‘虚度’,其实是非常珍贵,无用和虚度,在审美领域,从来不是消极词汇,而是大智慧”。




演出信息:
好的音乐需要好的乐器进行创作和表达,对于程壁这样的民谣歌手来说,拥有一把优秀的吉他极为重要。10月16日拿火音乐将携手程璧亮相上海国际乐器展,和一众“文艺、清新”拥趸一起“虚度时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