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主流媒体《图片报》2014年7月21日刊登了对Tilo Wolff的最新采访

主标题《德国哥特天皇是真正的出口之王》
副标题《人们越来越害怕我们》)

【原文地址:】
http://www.bild.de/unterhaltung/ … -36843256.bild.html
【原文版权】德国图片报
【初次刊登时间】2014年7月21日

【中文翻译:】LS同学  
【中文初次发布】Lacrimosa中文微博

【全文:】



黑色的装束,黑色的音乐,Lacrimosa从90年代起就属于哥特界的巨星之一


Lacrimosa简直是德国的暗潮哥特音乐出口之王。在国外几乎没有乐队像他们一样,以德语歌词为主,还能取得如此巨大的成功。现在他们拍摄于墨西哥的现场新专辑刚刚发行。德国《图片报》对乐队主脑Tilo Wolff(42岁)进行了采访!

乐队在24年历史中一共发行了11张大碟,在全球进行了为数更多的巡演(他们是在墨西哥巡演的第一支德语乐队)并且与伦敦交响乐团合作。但是在德国Lacrimosa却悄声无息。

图片报与乐队主脑Tilo Wolff互相探讨了音乐变迁,Lacrimosa音乐的起源和
哥特圈的未来。




Tilo Wolff与Anne Nurmi在Lacrimosa 20周年上合照

【图片报: 为什么你们不在德国录制现场专辑?】
Tilo Wolff: “最简单的原因,我们在德国已经录过现场专辑了。更进一步的原因是,墨西哥的氛围真的太棒了,每次一听到那里的歌迷用我们的德语合唱,我就感到简直令人心醉神迷。
除此之外,我们是第一个在墨西哥演出的,以德语歌词为主的乐队。”

【图片报: 那是什么时候…】
Tilo Wolff: 1998年,我们在那时真算是打头阵的。

【图片报: 有许多回忆吗?】
Tilo Wolff: “当然。我绝对忘记不了第一次在那里的签名活动。那个活动基本上只是
让歌迷见见作为乐队的我们。但是2个半小时后我们不得不中止活动,因为歌迷
把一扇铁门推倒了。我们很快溜了,逃到大巴上 –当然不可能没人注意到。
歌迷接着就把我们的大巴左摇右晃。那时候我们真的害怕丢掉性命。”

【图片报: 他们与德国歌迷有何不同?】
Tilo Wolff: “情感!我们的歌词,在重型音乐的基础上,是富有感情的歌词。
这种(富有感情的歌词和重型音乐)结合在拉美和俄罗斯特别受欢迎。”

【图片报: 比在德国更受欢迎,这里歌迷对你们更为冷静。】
Tilo Wolff: 在德国我可以活动自如,但在墨西哥没有警察保护根本不行。
当我抵达汉堡机场时,没人在机场等。而抵达墨西哥的机场时,机场的部分会拉起警戒线隔离。这个区别太大了。

【图片报: 为什么会这样?】
Tilo Wolff: 在德国,这种感性的音乐,即使那种人人必听的感性音乐,也越来越不受欢迎,
人们会觉得反感。音乐并非人们愿意为止投入强烈感情的媒体,因此要赢得新的歌迷很难。

【图片报: 这是普遍性问题还是只是暗潮音乐圈的问题?】
Tilo Wolff: 普遍性问题。你只需看看古典乐合辑。人们已经不再愿意听完整部歌剧,
而只想着听合辑。音乐正走在失去自身价值的道路上。音乐带来的身份认知也消失了 — 也因为今天的年轻人比从前有更多娱乐方式了。音乐只是许多种可能性之一。我现在只想谈论德国。这种倾向我在俄罗斯和拉美还没见过。这也取决于每个国家不同的经济发展状况。


Lacrimosa 2013年北京现场


【图片报: 你们与哥特暗潮圈的关系有多重要?】
Tilo Wolff: 我们从来就不是特定圈子里的乐队。在音乐上我可以如此宣称,
我们曾一度被视为Lana del Rey这样的乐队,但我们走得更远。她做哥特圈子音乐只是营销而已。人们不再用圈子定义自己,大概除了力量金属(笑),他们还跟从前一样。

【图片报: 哥特圈是不是已经失去了令人震撼的特性?】
Tilo Wolff: 既是也不是,这其中盲点之大,总能令人惊讶,我从我们自身就可看出。我们在国外被视为最为成功的德国乐队,但在德国我们却被小心谨慎处理。


最新现场专辑在墨西哥录制


【图片报: 为什么?】
Tilo Wolff: 因为与国外不同,德国把我们当做哥特乐队,却不想跟哥特牵扯上任何关系。
一方面是因为这个圈子已经无法震撼主流,而主流也不愿与哥特圈子扯上任何关系。
在国外我们被德国大使馆邀请共进晚餐,而这里却没人有此殊荣。对哥特圈子的恐惧在逐渐增大。

【图片报: 但是Unheilig不一样。Der Graf在哥特暗潮圈里是鼓手出生,然后成了大明星。】

Tilo Wolff: 这只需唱片公司做出反应,然后为成功载歌载舞就可以了。但媒体的恐惧从未改变。歌德学院曾经花一大笔钱请了一只德国乐队,飞到某个遥远国度演出,在差不多 50个人面前演出,就报道为’大获成功’ 我们从没拿到过任何赞助,而是自担着跳进火坑的风险进行巡演。

【图片报: 你为此生气吗?】
Tilo Wolff: 如今不再生气了。但是这说明了公众被媒体牵向哪个方向。
政治上也很类似,当一个主题被炒得很热, 那只是为了转移另一个事件的视线。
媒体也与此类似。在俄罗斯和墨西哥有些学校会用我们的歌词教学生德语,
但也没什么后文。


今天Tilo Wolff生活在瑞士


【图片报: 因为赚取眼球才能给媒体赚钱?】
Tilo Wolff: 可能吧,有人也试图把我打扮成一个花枝招展的大明星,但我从未想过站在聚光灯下四处招摇。

【图片报: 你1990年刚成立Lacrimosa有想过成名吗?】
Tilo Wolff: 不,那从来就不是我的目的。我最初的愿望只是想用音乐,给
我为自己写的词做铺垫。在第一张碟里是从配乐朗诵,到真正的歌唱。
我成立了自己的厂牌,然后才开始尝试边做边学,我那时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做。

【图片报: 今天新的乐队面对的是建立完好的构架?】
Tilo Wolff:”当年什么都没有,全都要DIY。那时也没办法谷歌。
我自己之前为一个音乐杂志写稿子,要采访两个乐队,当时我还要了电话号码,
到处打电话,因为我不知道要怎么搞定杂志封面照。

【图片报: 今天的音乐家缺乏这种激情吗?】
Tilo Wolff: 今天的年轻人马上就被推进产业化运营中去了,根本不知道,
还有与此大相径庭之道可行。

【图片报: 哥特圈还有未来吗?】
Tilo Wolff: 我很久都没听到能称之为哥特圈子音乐的唱片了。
至于这个圈子如何生存下去则是船到桥头自然直。如今大概只有哥特服饰能继续生存下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