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crimosa – Ein ziemlicher Zeitfresser
Lacrimosa  – 时间吞噬者


原文地址:http://negatief.de/stories/lacrimosa-ein-ziemlicher-zeitfresser/

采访者:Lea Sommerhäuser (得到授权翻译转载)
翻译:LS同学
首发:Lacrimosa中文微博


爱好交响乐摇滚的朋友们可以期待了,他们将听闻新鲜出炉的专辑Live in Mexico City,通过名字可以猜测到,这张专辑并非这对双人组合的录音棚大碟。主唱和词作者Tilo Wolff给了我们四个原因,说明为什么这次出的是现场专辑。

“距离我们上张现场专辑发行已经有7年了,有很多新歌我想录现场版本“这位移居瑞士的男人(Tilo Wolff)在采访中说道 “第二,有一些年代久远的老歌,我们曾经在过去的巡演中表演过,经过这些年逐渐发展有所改变了,有时是有意识的改变,因为我们把编曲改了,删了一部分东西,又加入了一些新东西,有时也会发生这种情况,歌曲自身就充满了活力。能听到这些歌如何经过这么多年逐渐成熟,是十分令人激动的事。

除此之外我在过去几年去看了一些现场,然后就经常如此希望,如果能再次感受现场氛围该多好!当Leonard Cohen刚发行了两张他的现场专辑时,对我来说简直像过圣诞节一样!这种感受我希望也能提供给来看我们现场的观众们
最后据Tilo所言,在音乐史上还从未出现过一张专辑中,有如此众多墨西哥歌迷用德语一起合唱的情景。所有这一切都让这张专辑独一无二。

与上张现场专辑Lichtjahre(2007)相比,上张专辑剪辑了不同演出地区不同演出的合集,而”Live in Mexico City”则是录制了完整的,充满丰富感情纽带的墨西哥现场,为什么选择墨西哥作为录制场地呢?因为根据Lacrimosa的说法,在那里他们拥有最庞大,最热烈的歌迷。早自1998年起Tilo和他的搭档Anne Nurmi就已经在这个国家开始巡演。

‘15年来我们经历了许多,并且建立了许多的友谊和感情’ 这个乐队主脑如此强调道,(据他说)墨西哥很大,很多面,仍有许多可以发现的东西。他更进一步强调道:“人类生活的地方越靠近南部,他们就越乐于谈及感性的东西。在中美洲的墨西哥,还有南美的巴西,阿根廷,智利等等,都不是例外。但是在欧洲我们也有这样的经验,南欧人比北欧人更活跃 – 但人们也不能一概而论。我在汉堡生活过很长时间,我在这里几乎找不到关于’冷漠的北方人’的陈词滥调” 无论如何在墨西哥Lacrimosa的歌似乎总能击中介于丰富细腻感情和粗粝重型之间的神经。这种歌显然备受这种粗粝强悍但又内涵深沉的人类文明所珍视。

交响曲编排与吉他音墙

上述已经提过,墨西哥人并不害怕用德语进行合唱,据报道许多歌迷甚至因为Lacrimosa而学习德语,为了能在现场合唱时理解,他们唱的到底是什么。不过在2013年4月13日墨西哥城的现场中,Tilo, Anne,和他们的音乐家们当然也会表演英文歌,比如”Not Every Pain Hurts”, “Apart”, “If the World Stood Still A Day”和”Copycat”,在巡演开始时我先把所有那些歌写下来,那些我总是忍不住想再现场表演的歌。这通常看我心情,”Tilo 说。当演了第一场之后,就很快总结出,(这首歌)是否合适,曲目单的顺序是否安排得当或者还需要更改。

“现场专辑里的曲目则是我们在台上无数个小时与现场听众们共同试验后的结果” 当问及最喜爱的现场歌曲时这让Tilo稍许为难,因为不同时期总会不同“现在我最爱的是Revolution里的“红色交响曲”,因为现场版里我几乎把编曲全改了,专辑版里的许多段落被删除了,然后又加了新的内容,为了让这首歌更适合舞台表演,在原版里有很多交响曲编排,在舞台上全是吉他音墙”

这些部分也显然全被编排进了双CD现场,这张专辑中收录了23首曲目,全场超过2小时。通过里面歌迷的欢呼声可以判断出,现场大厅似乎座无虚席。Tilo能够回忆起一些特别的细节吗?

“因为这已经是我们在墨西哥第50场还是60场现场了,所以我没经历什么特别的回忆,不过我仅仅特别高兴,因为我在家时不时也能听到”除此之外,在这所令人震撼的巨型黑莓礼堂里演出也是很特别的 – 尤其时,当演出门票全部售罄的时候。在墨西哥城Lacrimosa总是不得不加演至少两场“付出感情同时也能得到回应,这让我对观众们充满感激,心怀谦逊”这位主唱强调说。


机场接待团
早前他觉得时不时地录现场很糟糕,因为那总是给他带来某种压力。最终这总会变成完美的现场表演 – 最好没有任何技术和机械故障。
“但今天这情况基本上是所有现场都会被录制”Tilo提醒道,“几乎每个人都手举一个智能机,然后第二天把质量差得可怜的视频上传到youtube”因此随着时间推移他就慢慢习惯了现场总是会被录制的情况,那如果舞台上出差错呢?是接下来整天都为这事生气呢,还是马上忽略掉?
“那取决于什么样的错误”这位音乐家回答到“如果是那种可以避免的错误,比如是作为乐队代表的我方在台上走神,或者是由于组织方协调不周而导致的技术失灵,那就会让我大发雷霆。如果仅仅是现场失控产生偏差,这是人有时完全沉浸在音乐里会经历的,那从我的观点看,这一点都不糟糕”

但墨西哥的现场一切却都尽善尽美,不光是双CD里所展现的。因为在第一版的“Live in Mexico City”还加入了附赠的DVD内容。这里面可以看见Lacrimosa如何降临墨西哥,歌迷们如何热烈地带来惊喜,除此之外DVD里当然还有黑莓礼堂的现场视频剪辑。比如可以观赏全长共22分钟的“„Irgendein Arsch ist immer unterwegs“, „Schakal“和„Alles Lüge“现场,这张Lacrimosa专辑的封面再次呼应了恰如其分的现场摄影 ,经典的黑白色。它展现了观众的样子和舞台上的Tilo对观众的深深致敬。摄影师是Francisco Michel。当问及为何选取这张照片作为封面时,Tilo仅仅如此作答:“因为它太经典了!”

并非完美的录音棚制作
除此之外Lacrimosa现场录音师也参与进了新作品的制作。他整晚都站在调音台旁边,最终Tilo请他也参与混音现场专辑,虽然他之前从未有过专辑混音经历。原因是:“现场专辑应该听起来就像在现场一样:
因为对Tilo来说这意味着现场专辑的地位更高了,“当我知道,这说明乐队在舞台上表演着音乐,有新的变化,创造了新东西,这张专辑是真切存在的而非在录音棚里拼凑的”
“那些期待”Live in Mexico CIty”是一张录音完美,加入了鼓掌音效录音棚产物,那么最好别碰这张充满私人回忆的现场珍藏,或者等等最新的哥特圈乐队发行的,修饰完美的录音棚专辑”Tilo陷入沉默,然后强调这张现场CD几乎是“时间吞噬者”,“这个时候我简直不能料理CD之外的事”,这位艺术家说:“当然我也在跟进世界杯,但是那不能阻止我制作音乐”

….当然这也不能阻止,稍后在舞台上Lacrimosa的再次登场。Lacrimosa今年夏天将在德国出席两场露天音乐节,之后会在十月开始俄罗斯巡演,他们将在莫斯科,圣彼得堡和 Krasnodar被如雷掌声所迎接。

作者Lea Sommerhäuser
http://www.lacrimosa.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