芬兰最大报—赫尔辛基新闻报在FINNTROLL演出前关于中国金属演出市场的采访

金属乐在中国
芬兰重金属摇滚进入中国小众氛围

采访:赫尔辛基新闻报 MIKKO
翻译:杨文婷,GavinLiu


北京的摇滚酒吧-愚公移山里挤满了人,人们在等待着乐队的登场。

就如同世界上其他的金属现场一样,男性观众占了大多数。虽然在中国,男性在学校或工作场所想要留长发已并不十分困难,但还是难免会引起他人的议论。而女性观众已经占据了前排的位置。

当乐队上台开始演奏Blodsvept时,这首以古老的芬兰瑞典语演唱的歌曲席卷了全场的观众。芬兰乐队Finntroll在最开始的几首歌时就调动起了全场观众。

这样的演出在中国可是不可多得的。即便北京已经是有近两千万人口的大都市,金属乐演出相比小小的赫尔辛基来说却少得可怜。

但是来中国演出的外国乐队,来自芬兰的越来越多。根据《赫尔辛基报》统计,今年前往中国的芬兰金属乐队共有13支。而去年只有这个数字的约一半。

中国的金属乐迷众相较于其人口数量是可谓极其微小。通常一场演出的观众只有几百人。

然而乐迷对此对此却很感激。他们多是来自城市的青年中产阶级。

“我爱上这个乐队已经一年了”,17岁的高中女孩JiaZiqian在演出前说,“大约两年前同学把金属乐介绍给了我。”她买了比普通票贵一倍多的VIP票,这样她就能够在演出结束后去和乐队见面。

来看演出的中国乐迷对于此类的芬兰乐队如数家珍,能够说出任何一个普通芬兰人没听说过的芬兰乐队。JiaZiqian说她现在在听的乐队有Ensiferum、Moonsorrow和Eternal Tears of Sorrow。

32岁的网络公司品经理张夏(音)和31岁的平面设计师龚海新(音)也提到了相同的乐队。龚的T恤上还印着Turisas。

这些乐队有一个共同点,他们曾经到中国进行过演出(只有TURISAS,FINNTROLL是第2次,MOONSORROW,ENSIFERUM都是一次——编译注)。演出的消息通过金属乐迷在网络上的讨论而传播开来。

举个例子,龚第一次听到Finntroll的歌是在网络上。他说:“能见到这样的乐队的机会太少了。但是今年却有许多机会。”

实际上,将这些乐队带到中国来并没有什么商业利益可言——至少现在还没有,中国的演出主办方如是说。“我们热爱金属乐“,这场演出的组织机构吉他中国的CEO姜在Finntroll的后台这样解释。“我们也想让它按市场化规律运作,但是还远远不成熟,所以我们暂且当做培育市场了(编者补注)”

在世界各地金属音乐中, 芬兰金属乐是世界上首屈一指的。姜认为芬兰乐队如此受中国乐迷追捧是因为他们中的许多的风格类似,相比其他的金属乐队更具有旋律性。(最关键是说北欧人太像天朝北方的汉子,没写出来~ 编译补注~)

  “年轻人热爱芬兰乐队,特别是女孩”,演出的另一家主办的CEO NIKE说道。“我认识几个甚至有学芬兰语的上海姑娘。”

姜和NIKE与大型音乐节主办方——摩登天空合作,一起 将金属乐队带进了中国。据说这些演出基本都赔钱,他们认为即便演出总是在赔钱,但他们看到了由演出所带来的其他与音乐有关的商机。

除了他们,号角唱片也在致力于把乐队带进中国。陈曦认为演出的主要意义就是推广金属乐。

乐队更频繁地造访中国的一个原因就是官方态度,中国政府对金属乐的怀疑态度有所减轻。中国的所有团体活动都需要官方的许可,还有比如歌词也要事先通过批准。

正是由于中国金属文化的小众,乐队才有可能在俱乐部里近在咫尺的位置演出,氛围就如同在欧洲的竞技场中一样有家的感觉。



演出的最后Finntroll的主唱Mathias Lillmåns本来宣布了要演唱Jaktens Tid,但是最终也没有演唱这首歌,因为地鼓破了~~~。这么远的路程也不值得把自己的鼓再运来。

Lillmåns认为在中国的三场巡演的收入大概就够喝个咖啡的(事实是他喝了价值1万多RMB的酒了~!~ 编者补注)。但是如果金属乐某天在一个有着十三亿人口的国家传播开来并成为一种亚文化的话,那收入将会是很可观的(这是数学题?幻想题?编者补注)。

“如果能够有所突破的话,肯定能从银行户头上看出来的”,吉他手Mikael Karlbom说。

采访:Mikko Paakkanen
于北京
原文:http://www.hs.fi/kulttuuri/Metal … ille/a13780983136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