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歌曲的录制过程——MetallicaOne》(2



…And Justice For All成为了metallica事业的转折点——将这个受小众追捧的Cult乐队带进了主流的视野。这张专辑的制作人/录音工程师Flemming Rasmussen(弗莱明·拉斯姆森)为我们讲述了其制作过程。



文:Richard Buskin


翻译:冥燚



One On One录音棚










图一:单是录Lars Ulrich的鼓组就需要一台24轨录音机。



One On One录音棚当时有一台E系列的48SSL4000混音台,两个24轨的Studer磁带录音机和Tannoy监听音箱,不过被制作人旁通了,换上了他喜欢的JBL 4311 Metallica的前两张专辑是在Sweet Silence里的Trident A‑Range混音台上录的,Rasmussen不太喜欢E系列混音台,于是他用了一台老的Neve台子的输入通道来录音,SSL只是被用来作为监听混音台。




“唯一送到SSL输入通道的是贝斯DI那路,”他说,“拾取音箱的那路进的还是Neve的前级放大器。”



Jason Newsted在主录音室的左侧演奏五弦贝司,他的音箱在后面的隔间里。Lars Ulrich的鼓组摆放在右侧,面向控制室的窗户,鼓组录到24轨机上。通鼓上用了五只Shure SM57话筒,军鼓的上方和下方摆了至少两支SM57,每一个镲片的下面都放了接触式话筒,以立体声的方式拾音,两个底鼓上都用了Electro‑Voice RE20话筒,还有几只话筒用来拾取房间混响。




“这些家伙简直就是叠轨狂,他们追求完美。我们先录一条打点的音轨作为速度指导,Lars单独听着一个节拍器音轨来录音,接下来我们就开始录吉他,” Rasmussen回想到。“KirkJames站在Jason旁边,都在主录音室的左侧,他们用ESP吉他连接Boogie箱头再到一个Marshall箱体,我们选出声音最好的一个喇叭,然后在靠近纸盆的位置以45度角摆一个SM7,旁边还摆一个Neuman U87。对于房间话筒,我用的是一个AKG电子管话筒,它是老的C12电子管话筒的一个复刻品,摆在离箱体三到四英尺远的地方,也是45度角,同时还有混响话筒,我用了几个B&K 4006全指向。这意味着每一个箱体都有四个话筒来拾取,而且几乎每个声部都用了两个箱体,在录音的时候我对它们进行混合。基本的节奏吉他都混成两轨,一个是近距离拾音的,一个是混响声为主的,我必须当时就把SM7U87的声音混好,对于剩下的吉他话筒,我会把它们全都都混录成一个单声道音轨,然后再做加倍。”




James的人声和Jason的伴唱全部是用SM7录的,通过Neve的话放,加了一些均衡,加了Urei 1176压缩器。所有声部都录到磁带上,我记得每首歌我们都录得三盘磁带——一盘是鼓,一盘是贝斯和吉他,还有一盘装其他的。如果Lars需要中间休息一下,我就在这些已经录好鼓的歌曲上录吉他和人声,事实上,贝斯是最后录的。Jason的演奏跟Cliff有很大不同——Jason就是个乐手,而Cliff像个艺术家,一个无法被归类的、独一无二的贝斯演奏艺术家,他弹一些简单的部分有时会遇到困难,但是对于所有那些难到变态的部分他却信手拈来,从这个角度来说他是不可替代的。而Jason呢,他把自己的本职工作做得很好——以他自己的风格。





图二:Jason Newsted在录音棚里



贝斯实习生




    Jason Newsted自己对于最终结果是不满意的,后来他说道:“对于Jusitice这张专辑,我的感觉不是很好,因为你几乎都听不见贝斯的存在。”



  Flemming Rasmussen同意这观点:“贝斯基本听不见。可以说只有JasonToby和我才知道那张专辑里的贝斯部分听上去是什么样的,而这得怪LarsJames。这张专辑混音不是我做的,在我参与录音之前,乐队就已经雇了Steve ThompsonMike Barbiero来做混音,LarsJames在听了最初的混音版本之后说,“把贝斯降到你刚刚能听到的程度,然后当你混完之后,再把贝斯降3个分贝。”我不明白他们为什么这样做,不过这已经完全在我的控制之外了,而且我是听到最终发行的CD时才发现这个问题。当我刚听到的时候我非常惊讶,我个人也不怎么喜欢这个结果。”



  All Music评论员Steve Huey也质疑这张专辑“奇怪的,干到只剩骨头的制作方式。吉他单薄地嗡嗡响,鼓声就像点击而不是敲出来的……声音上的一些细节被这种冰冷、平面的音色给掩盖了,这真是可惜,因为《…And Justice ForAll》是Metallica最为复杂和充满野心的作品。




当我问到当时的制作人是怎么看待这种评论时,他说到:“别问我发生了什么,因为混音的时候我不在场,但是我录到的声音肯定要比那厚得多。混响声都在那呢,包括贝斯轨里的肥厚感也都在。我花了很大功夫,来让它的声音介于《Ride The Lightning》和《Master Of Puppets》之间,因为使得这两张专辑里的鼓声听上去那么宏大的是那些房间话筒,我们在哥本哈根录音时,Lars的鼓放在一个巨大的,仓库大小的房间里,我在角落里摆上了话筒,而且在混音里的比例也很大。我估计啊, Steve ThompsonMike Barbiero在做《Justice》的混音时根本就没用我们在One On One录的混响话筒,他们应该只用了近距离话筒。不过我不十分确定,因为我不在场。”




“也许他们做过人们更想听到的混音版本,但是这专辑就这样子发行了,而且它对很多金属风格的乐队造成了影响,他们还很喜欢这张专辑呢,后来很多重金属乐队还在模仿这种鼓的音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