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燚


全球最著名的金属乐队Metallica三十年来首次来中国演出,再次掀起了一轮“金属热”。这支影响了几代人的乐队留下了众多的经典作品,我们特意为大家奉上这一系列的文章,深度剖析经典歌曲《One》的录制过程,并揭秘了这支伟大乐队幕后一些鲜为人知的故事,相信无论是从业者还是乐迷从中都能有所收获。

文:Richard Buskin

翻译:刘陆伟

《…And Justice For All》 成为了metallica事业的转折点——将这个受小众追捧的Cult乐队带进了主流的视野。这张专辑的制作人/录音工程师Flemming Rasmussen(弗莱明·拉斯姆森)为我们讲述了其制作过程。


图一:Metallica在1989年的《…And Justice For All》巡演中。

从左到右为:Jason Newsted, Lars Ulrich, Kirk Hammettand James Hetfield.

Metallica的前三张录音室专辑呈一路上升之势,但是在接下来的瑞典巡演中,乐队大巴发生车祸,贝斯手Cliff Burton被压在了车底下,不幸身亡。15个月后(1988年一月),乐队重新聚在一起开始创作《…And Justice For All》,此时的阵容除了主唱/节奏吉他手James Hetfield,主音吉他手Kirk Hammett和鼓手Lars Ulrich,还有新招来的贝斯手Jason Newsted。

这张专辑在洛杉矶的One On One录音棚进行了四个半月的录音和制作,它被证明是这支来自加利福尼亚州的激流金属巨擎的突破性作品,在公告牌专辑榜上最高达到第六位,被RIAA(美国唱片工业协会)认证为八白金(销量过八百万张)唱片。这张编配复杂、近乎前卫金属的唱片在当年的“最佳硬摇滚/金属表演”一项的评选中输给了Jethro Tull的《Crest Of A Knave》,这件事被每周娱乐评论为“格莱美历史上十个最大的错误之一”。这张专辑为Metallica招来了更多的歌迷,同时也引起了更多的争议。很多听众抱怨它的整体声音太干了,太过机械精准以至于缺少人性。造成这一点的主要原因是混音中Newsted贝斯声部的缺席,这一点文章后面会有详解。还有很多死硬派歌迷不满于Metallica走上主流化的道路:乐队拍摄了他们的第一支MTV——《One》。这首歌曲是专辑中发行的第四首单曲,在公告牌最热单曲100榜单中上升到了第35位。歌曲时长七分半钟,歌词的灵感来自于Dalton Trumbo的反战小说《Johnny Got His Gun》,讲述了第一次世界大战中的一个士兵,在一次燃烧弹爆炸中失去了眼睛、耳朵、鼻子、嘴、手臂和胳膊,意识被困在这副残缺的身体中,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孤独绝望地躺在医院里。《One》费了一番力气才得以在电台播出,但是它成为了Metallica的第一支热门单曲,并且成为了他们现场演出中的保留曲目。

“那首歌差不多就是整张专辑的主题,” Flemming Rasmussen说,这位来自丹麦的制作人/声音工程师曾经在他位于哥本哈根的Sweet Silence录音棚里制作了乐队的前两张专辑,《Ride The Lightning》 (1984) 和 《Master Of Puppets》(1986)。“那时候他们已经取得了71年的《Johnny Got His Gun》的电影版权,可以将其片段用于MV,因为他们知道《One》将会成为所有金属迷都喜欢的大作。”


Flemming Rasmussen(弗莱明·拉斯姆森)


图二:Flemming Rasmussen (右) 和驻棚录音工程师Toby ‘Rage’ Wright在One On One的控制室里

在录制《…And Justice For All》期间。

1958年元旦生于丹麦首都哥本哈根,Flemming Rasmussen的职业生涯的开始,是在制作人/声音工程师Freddy Hansson的Rosenberg录音棚里当助手。1976年,Freddy Hansson创建了著名的Sweet Silence录音棚,Flemming Rasmussen从打杂工逐渐成为了录音师,在1981年他录制了Ritchie Blackmore带领的Rainbow乐队的《Difficult To Cure》专辑。他和Metallica相识是在1984年的年初,乐队很喜欢他为Rainbow做的录音,邀请他来参与《Ride The Lightning》的制作,其中他负责录音工程和协助制作。

“那会儿我还没听过《Kill ‘Em All》呢,”提起Metallica的首张专辑,他说,“不过在他们入驻Sweet Silence的第一天我听了那张专辑。James的吉他音箱刚刚被偷,他还挺喜欢他在第一张专辑里的音色的,于是我听了听。那音箱是个改装过的Marshall,不过谁也不知道到底做了哪些改装。”

救场行动


图三:One On One控制室的另一个视角

1985年下半年,《Master Of Puppets》在Sweet Silence录音棚里完成了录音和混音,次年三月发行并得到了进一步的好评。Metallica在1987年夏天聚在洛杉矶的A&M和Conway录音棚,这是他们招到新贝斯手Jason Newsted之后进行的第一次录音,成果就是他们自主制作的《$5.98 EP: Garage Days Re‑Revisited》,内含五首翻唱自英国新浪潮金属代表乐队的歌曲。

“从《Ride The Lightning》到《Master Of Puppets》,我们都朝着同一个方向走,在《Master Of Puppets》里几乎达到了完美,” Rasmussen解释到。“那是一种宏大的重金属声音,有很多的吉他叠轨。但是,《…And Justice For All》一开始并没有打算让我制作。乐队想在88年元旦开始录音,所以他们预订了One On One录音棚,但是我在整个一月的日程都排满了——在那个时候,我们的录音棚在三到六个月之前就预订出去了。于是乐队决定跟Mike Clink合作,他前不久刚制作了Guns ’N Roses的《Appetite For Destruction》专辑。Metallica很喜欢那张专辑,于是也想往那个方向靠靠,不过出于一些原因——或许是Metallica自身的风格太强烈了——他们和Mike Clink没有摩擦出火花。在一月份的第三周,鼓手Lars给我来了个电话,问我“你什么时候能过来?”在我重新安排了我的日程之后,一月14号我到达了洛杉矶,我在飞机上听了专辑的小样,熟悉了一下这些作品。然后我跟Mike交接了工作,他就被解雇了。”关于这一段,James Hetfield 在1991年接受Guitar World杂志采访时说:“Mike Clink……并没有起到很好的效果,所以我们把Flemming叫过来救场。”

“那时他们已经在录音棚里几个星期了,但是基本上什么都没做,” Rasmussen继续说到。“他们所做的就是检查了下通路,试了一些吉他音箱,录了一首翻唱曲目——我们之前在录Metallica时总会先录几首翻唱,这可以让我对声音进行进一步的微调,同时让乐队进入到录音的状态,也能为他们提供些“B-side”素材。但是这一次,他们显然对自己的声音非常不满意。”

“对于吉他音色他们觉得很不爽。Mike Clink很早就进入这行了,属于比较老派的那种,他所做的就是在音箱前面摆一只话筒,就这样。我在录《Master Of Puppets》的时候可是做了很多的处理,也许乐队已经习惯了这种方式。因此我把一切都拆了重新连接。他们新弄了一些Mesa Boogie音箱,上面还自带均衡器,它们的声音在我听来有些疲软,我没法调出以前那么有力的音色,于是我在音箱的Loop里插入了一个B&B Audio均衡器。这个带有均衡的音箱箱头放在控制室里供我调节,箱体则放在录音室里。就这样我们录了所有的节奏吉他和Solo。因此,《…And Justice For All》的吉他音色也许是我们做过的吉他音色里经过处理最多的。”

当时驻扎在One On One录音棚的工程师是Toby ‘Rage’ Wright,他负责设备搭建和维护,Flemming Rasmussen则在台子后面负责主要的录音工作。

“我们工作到疲惫为止,” Rasmussen说到,他和乐队成员一起做出制作上的决定。“这意味着我们会在棚里干到凌晨两点,然后下午的开工时间就往后顺延。每两三天就会有一天是这样,我们平均每天工作14到15个小时,有一次甚至早上五点开工,太疯狂了。由于Toby是按正常的工作时间上班,于是他负责所有的贝斯的录音。我会把贝斯的声音设置好,给他和Jason一些指点,该弹哪些部分什么的,在我们其余人早上六点或八点回家睡觉之后,他们俩就去棚里工作了。”


为此我们特地为大家找来了当年的《one》视频,经典再现,当他重现在我们的眼帘时,依稀还是那么

的让人大爱,希望各位能尽情的乐享在其中。

《one》的剖析共有三季,也请大家继续关注,后续将更精彩哦!

https://v.youku.com/v_show/id_XMjA4MDM2MDA=.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