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LASH & MICHAEL 同人小说
全文作者:zhuani007






本故事系YY,如有雷同,纯属事实。

剧情改编自Zhuani007 Slash-Mj同人文
Anita视频制作 [MJ天涯可爱楼荣誉出品]
主题音乐:Don’t Cry —枪花

清晰版原档下载:http://www.rayfile.com/files/f75 … -90d5-0014221b798a/





我不同意!”
  AXL ROSE,这个以脾气暴躁与声音高亢闻名的乐队主唱,正把他的手套狠狠的摔在经理人的桌面上。
  “Slash 是我的!他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摇滚吉他手!我不能同意他去和一个唱流行音乐的人做现场表演!而且还是在全美音乐奖上!那些该死的摇滚乐队会怎么看我们!!!????”
  “AXL,这是大老板的决定···”。胖胖的经理人罗杰斯不停的擦汗“:何况我认为你应该问问SLASH本人的意思····他毕竟和迈克尔打过交道···我觉得应该让他自己决定要不要出席这次的音乐奖··”。
  AXL转头去看一直坐在一边稳如泰山似的SLASH,
  “好吧···让你自己决定”。他抓着他的肩膀“:你不会去和玩流行音乐的家伙混在一起的对不对?我们应该好好想一下乐队今后的发展,你是最棒的主音吉他手,你知道该怎么做对吗?”
  SLASH沉默了半响,然后终于开了口“:到底是老板的要求还是迈克尔本人的要求”?
  “我也不清楚····”。罗杰斯苦着脸道“:你可以亲自联系格芬先生。他对这次你们的合作很重视,他说过有意见可以直接请示他”。
  “那我来打电话,叫他打消这个见鬼的念头好了”。
  AXL一把抓起桌上的电话,却被SLASH按住。
  “你安静一下好吗“?
  SLASH皱眉“:就算我出现在那里,也没有什么伤害到乐队存在的地方吧···你为什么这么反对“?
  “你这是什么意思”?
  AXL盯着他一头乱发下却依然锐利逼人的眼睛“:你想答应他?你同意和杰克逊一起出席美国音乐奖了?他的表演吸引了你吗?”
  “也许是的。”SLASH坦率的道“:上次我为他录了一段独奏,我很喜欢他音乐中表达的感觉,很棒”。
  “那你就去吧!”AXL愤愤的将电话摔开“:枪花就算没有你的吉他一样可以做音乐!”
  然后他像颗炮弹一样抓起他的手套便冲出了办公室,门在SLASH背后发出巨大的声响。
  SLASH没有改变姿势,甚至连头也没抬。
  “瞧···这很糟糕···”。
  罗杰斯几乎是带着哭腔,手里用来擦汗的毛巾都湿透了“:你们不能好好谈谈吗?枪花是公司最棒的摇滚乐队···如果主唱和主音吉他手闹翻了,我也不想活了~~~~~~~”。
  “那你就去告诉大老板说我不答应迈克尔的要求好了···随便你,如果你觉得这样比较好”。
  SLASH面无表情的起身:“再见”。
  ——————-
  
  帝国大厦。
  “为什么你一定要坚持在美国音乐奖上和SLASH一起现场秀呢”?
  在听完罗杰斯关于枪花主唱与吉他手几乎为这事当场掰架的报告之后,格芬示意他可以走了。然后把脸转向正在他的办公室里的热带鱼墙前玩的不亦乐乎的某人。
  “我想让一些人认为永远都不可能发生的事出现在他们面前,”迈克尔一边用手指伸进透气孔里逗弄着美丽的热带鱼,一边开心的咯咯笑“:硬金属摇滚的灵魂吉他手和唱流行摇滚的我站在一个舞台上时,我敢担保你会被现场演出效果吓一跳的”。
  格芬苦笑着把他的手从鱼墙的通气孔里拉出来,也只有他纤细的手指才伸的进“:如果他不答应你呢”?
  “我只要你同意他这次的演出就行,其余的不用你担心”。
  迈克尔随意把弄湿的手指在衣服上擦擦,转身准备离去“:喔,还有,你鱼墙里的水该换一下了”。
  
  ··········
  两天后,格芬接到报告说SLASH已经前往NEVERLAND与迈克尔一同彩排《black or white》时,他已经确信迈克尔可以做到任何他想做的事了。SLASH从未与哪个流行明星合作过,哪怕是当时炙手可热的天后麦当娜,他回绝的理由也很简单—-“她根本不会唱歌”。但是更妙的是麦当娜在得到SLASH这个评价之后居然毫无脾气,如果这次她见到迈克尔与SLASH同台,想必表情一定会很有趣。
  ——-
  而在这个时候,
  NEVERLAND的动物园里正在做半年一次的清洗。平常一些关在饲养间的动物难得有了可以到处转转溜达的机会,所以当SLASH在录音室和迈克尔工作了15个小时才出来吃晚饭的时候,两头大象正慢悠悠的从阳台外面走了过去····
  SLASH的一口酒差点没呛到,倒是迈克尔仍淡定无比的往嘴里塞三明治。
  “那是什么?”
  他实在忍不住要问。
  “吉普赛和辛蒂····伊丽莎白送给我的礼物”。
  迈克尔舔舔手指头,嘴角还沾着沙拉酱“:他们很可爱,对吗?”
  SLASH顿时僵了,他又看见了一只长尾猴跃了进来,并挂在迈克尔的肩膀上,向他做鬼脸。
  “我要回去了,明天见”。
  SLASH继续僵硬着站起。
  “你答应过我今天晚上不回家的”。迈克尔取下肩膀上的小猴子并把他重新挂到树上“:这些孩子们都很温和,他们不会去主动攻击陌生人,你不用这么紧张”。
  “谁告诉你我怕猴子了?”
  SLASH无语的看着那只长尾猴又跳到了他的肩上:“我只是不想半夜被大象用鼻子从窗子里卷出去”。
  “我保证你今天睡的房间绝不会看到大象~~~~~”。迈克尔急了,开始用他无人能敌的,棉花糖一样甜蜜的声音哀求“:我想连夜把《GIVE IN TO ME》的副歌部分录完嘛~~~明天我们还有很多别的事要做··SLASH····好不好···”。
  SLASH瞪着他,根本就说不出一个“不”字。
  他可以游刃有余的对付AXL那臭名昭著的火爆脾气,却没办法拒绝迈克尔这样温柔的请求。
  更让他觉得不可思议的是,这样一个平时连粗口听了都会脸红,笑点极低一点小事也会咯咯笑个不停的,孩子一般的男人。居然能在台上表演着比真正的硬摇滚还要强硬与性感的歌舞,艳丽的就如同在黑夜里妖娆绽放的罂粟。让人不知不觉之间···已经神迷,目眩。
  ·····
  之后他们在录音室几乎忙了一个通宵,最后终于等到迈克尔满意的“OK”时,已是凌晨5点。经常流连于夜生活的SLASH精神还好,从工作状态中一松懈下来的迈克尔就完全变成了一个东倒西歪的棉花枕头。在下楼梯的时候一直守在他身边的保镖杰迪很是熟练的牵起了他的手,然后向表情诧异的SLASH解释这是为了不让他再次睡眼迷蒙的滚下楼梯。一向以性格冷酷著称的吉他之神虽然没有再问下去,但是嘴角却明显抽搐了几下。
  
  第二天的上午,在那一阵翻江倒海似的吉他声响起之前,NVAERLAND都是安静非常的。SLASH从睡梦中被吵醒,本来开始一边暴跳如雷的穿衣服一边准备冲出去扁人。但就在这个过程中听了几小段的吉他独奏之后,居然眼神柔和了很多。
  他打开门,楼下就是客厅。正抱着他的吉他在屋中央弹的兴致勃勃的某人完全没有注意到楼上有人在看着他,还不停在模仿SLASH在现场时的招牌动作,一边向假象中的观众挥手致意,玩得不亦乐乎。
  “第三小节的转音可以再用力一点,迈克”。
  SLASH看的实在有趣,就忍不住走下楼梯,从乐器架上另外拿起一把吉他,调了一下音准,便兴致高昂的加入了他的独奏。没有任何事前言语的沟通,他们就这样默契十足的配合了下去,每一个音符的转承连接都是如此的恰到好处,在最后的高潮段落两人就像飙风一样舞动着手指,裂帛般的高音与盘旋的低音如被扯断的珍珠项链一样纷纷而坠····直到SLASH以一个精彩的“割喉”式的切分音结束。
  “SLASH”!
  迈克尔叫着他的名字,两人重重击掌。笑容灿烂。
  “你的确是世界上最好的重金属吉他手,”迈克尔由衷的道“:实在痛快极了,我从不知道玩乐器也可以玩这么痛快的”。
  SLASH注视着他发光的眼睛,微笑道“:我也从来不知道流行之王的吉他弹的这么好,也许我们应该做个二重奏组合”。他开玩笑的道“:名字就叫‘无需主唱’”。
  “上帝,别和我开这种玩笑,AXL会恨死我的”。迈克尔咯咯的笑“:虽然我真的很喜欢你”。
  SLASH在调音的手就抖了一下。
  “为什么?一般人都觉得我是个不好相处的人”。
  “怎么会!你很有趣啊,”迈克尔托着下巴看他,长睫毛扑闪扑闪的“:就像卡通片里的人物一样,发型也像,声音也像”。
  SLSAH的手又抖了,他无语的看着他,再无语的看看墙上挂着的大镜子,开始认真考虑要不要哪天把这个头发给剪掉算了。
  
  ——————————-
  就这样迈克尔一边赶着与SLASH录《GIVE IN TO ME》的MV,一边抓紧时间准备着1周后的美国音乐奖彩排。《GIVE IN TO ME》的录影带是在纽约的一个PUB里拍摄的,采用的是一个小型演唱会现场的形式。在当天正式录影的时候SLASH见到了300多个不知道到底是歌迷还是临时演员挤满了整个摄影棚。在迈克尔没有出现时一切都还好,当他一身紧身黑衣黑裤外加黑色丝质衬衫的打扮出现在小舞台上时,整个人群的欢呼与尖叫声足以将顶棚掀起。
  “SLASH~~~~~~~~”.迈克尔一眼看见站在舞台角落调音的SLSAH,立马乐颠颠的小跑过来搭住他的肩膀。
  “等下录完了我们偷偷出去玩好不好?”
  SLASH手又开始抖了“:等下再说”。
  “我知道外面那部哈雷是你的”。迈克尔声音娇娇的,语气却坚决的要命“:你要是不载我去就把车子借给我开,我要去兜风”。
  SLASH无语的看着他,举手投降“:明白了,我宁可载你去兜风,你放过我的车子吧,刚买的”。
  “我有驾照!”
  迈克尔不满的小声抗议。
  “算了吧你”。
  两人窃窃私语到完全无视早就进场的导演,已经卡了半天的位的摄影师弱弱的看他“:我说,要不要告诉他们可以开始录了”?
  “不用,没关系,你继续拍”。
  导演看的津津有味“:这么有趣的镜头,到时候剪了做花絮”。
  那边两个人的争论似乎终于有了结果,迈克尔呵呵笑着转身走开了,留下SLSAH一脸的郁闷。
  
  ————–“OK!大家各就各位—-开始,音乐”。————-
  随着低沉的贝司前奏响起,《GIVE IN TO ME》进入了正式的录制,迈克尔的话筒没有收音,只是跟着音乐对口型而已。但是他一样在跟着节奏唱,台下人潮怒涌,尖叫震耳欲聋,台上他长发飘飘,红唇黑眸,妖娆妩媚,百般魅惑。当SLASH`尖锐激烈的吉他声在高潮段落升腾盘旋时,迈克尔也HIHG到了最高点,踢腿,扭胯,甩头,极尽性感。到最后场上四面喷出干冰,白雾缭绕中迈克尔靠近SLASH`的肩膀,抓住他用几乎是耳语般的泣声···反复唱着”GIVE IN TO ME“““GIVE IN TO ME ““`GIVE IN TO ME ““““`”.的时候。SLASH`丢掉吉他,反手将他的手紧紧握住。
  “你太棒了,宝贝”!他贴近他耳畔,轻声道。
  迈克尔先是一怔,旋即咬着嘴唇笑了。
  
  *********
  在音乐录影带的录制工作完成的最后那个晚上,用作拍摄现场的维基斯酒吧成了临时庆功宴的现场,所有的工作人员与临时演员在一片欢腾中寻找着他们的主角时,才发现迈克尔与SLSAH居然早就双双失踪,得知这个消息的导演大叔几乎委屈的要咬小手帕。
  “他们也太不厚道了~~~~~~~~~我还想多拍点他们幕后镜头呢~~~~~~~~”。
  工作人员(汗)“:这应该不是重点吧~~~~”。
  
  酒吧的后面就是一条暗巷,到处都是丢弃的酒瓶以及一次性便当盒,迈克尔磕磕绊绊的走着,在又一次被绊倒撞上了SLASH的肩膀时候,他实在没有办法了,只得伸手抓住他的衣角。
  “SLASH““走慢一点···”。
  迈克尔小脸几乎皱成一团“:为什么我们非得走这么黑的小路出去”?
  “你以为你可以不带保镖的从前门大大方方走出去而不被歌迷围攻”?
  SLASH哼道”:想单独出去玩就得有点技巧,听我的就对了“。
  两人象夜行动物一般悄无声息的走出了暗巷,迈克尔还是一身在舞台上的全黑装扮,SLSAH也一样,只是没有戴他那顶标志性的牛仔帽。他们走向停在巷口的哈雷机车,SLASH跨上车并从尾箱中拿出一个头盔抛给迈克尔,然后示意他坐上来。
  “那你呢”?
  迈克尔笨拙的戴头盔,自从76年后他就很少单独上街,更不用说骑机车了。SLASH实在看不过去,一把拉过他帮他戴上并扣好按扣。
  “你见过哪个搞摇滚的骑机车会戴头盔?”SLSAH敲敲他的防风面罩“:至于你····我是怕你太引人注目了···”。
  迈克尔还在头盔后嘟嘟囔囔些什么,不过还是很快的跳上了机车的后座,随着发动机的响起,225码的速度在瞬间加满,哈雷向箭一样飞驰了出去。
  从灯红酒绿的街头到只有车灯闪烁的高速。
  一路飙行的哈雷自带音响在公路上奏着节拍强劲的雷鬼音乐,SLASH从后视镜里看见迈克尔随着拍子在后座上扭来扭去的陶醉样,禁不住捏了一把汗。
  “喂,抓紧我一点”。SLASH`提高声音道“:你不要用两只手一起打拍子好不好。”
  迈克尔答应着,乖乖的抱住了他的腰,但只过了三秒钟,便又开始扭了起来。
  “SLSAH! SLASH!”迈克尔凑在他耳边叫“:我想听SPEED DEMON,你的CD里有没有这首歌”?
  “没有!”。
  SLASH`大声道“:不过我不介意你唱给我听”。
  “那我可以把头盔取下了”?迈克尔兴奋的道“:我真的想唱歌!”
  机车下了高速,开始沿着一条乡村公路前行。SLASH`减慢了车速,并将音箱关上。
  ”现在可以了”。SLASH`告诉他,然后瞄到某人又在和头盔的按扣较劲,再次看不过去的停下,转身替他摘下头盔。
  迈克尔将长发甩开,长长的吐了一口气。
  “说实话我不喜欢这玩意”。他抱怨道“:它让我的脑袋看起来就像大了一圈”。
  “如果你不戴着这玩意,万一出了意外你的脑袋就真的会大一圈”。
  SLASH`面无表情的道“:我赔不起你,你太贵了”。
  “这个笑话一点也不好笑”。迈克尔咯咯的笑了起来“:SLASH`,原来你也会开玩笑的~~~~~我以前一直以为你只会说‘YES’OR’NO’”。
  “········!!!!”
  ——————
  
  SLASH`将机车停在路边熄了火,两人就靠着车子坐了下来,四周是静静的树林与小路,小虫在草丛里鸣叫。只有远处的高速公路上,偶尔会响起汽车的喇叭声。
  “真有趣,我很久没有这样单独出过门了···”迈克尔仰头看着繁星满天的夜空“:NEVERLAND里的夜晚太安静,即使有时候我把所有的游乐设施运转起来,我都觉得很寂寞···甚至会寂寞到要哭”。
  “你是这个时代最成功的明星”。SLASH`实话实说“:没有人可以做到像你一样,所以当然也没有人可以体会你的心情”。
  迈克尔落寞的笑了“:也许吧,有些事情谁也控制不了,谁会知道以后怎么样呢?”
  两个人就都沉默了····
  SLASH`从手边的小灌木摘下一片树叶,折了折放在唇边,然后轻轻的吹了起来。
  这是首旋律简单而优美的民谣····在夜色中悠扬的宛如拂面的轻风一般。迈克尔安静的听着,手指在膝上打着拍子,直到一曲终了。
  “这是什么歌?SLASH`?”迈克尔由衷的道:“我可以以后用它取样吗?真的很好听···”。
  “当然可以,只要你喜欢。”
  SLASH`将树叶叼在嘴角,慢慢的道“:这是我小时候在汉普斯顿老家时,我母亲唱给我听的···她是美国黑人,我相信我血液中的音乐天分便是来自于她。她告诉我如果以后我不在她身边而感到寂寞时,就吹吹这支歌····”。
  SLASH`顿了顿,转头去看迈克尔“:我不大会安慰别人,但是如果这首歌能让你高兴一些,我可以再为你吹一次”。
  迈克尔莞尔而笑,在简单而动人的旋律再次响起的时候,他甚至已经能跟着唱出来,忘记了烦恼的歌声就像夜莺一样美丽。
  *********
  准备回去的时候,迈克尔还是不死心的抓着SLASH`的衣角,可怜兮兮的提议:
  “这次换我来开好不好”?
  “不好”。
  SLASH`很干脆的拒绝。无视某人直接破碎的自尊心“:以后可以借给你在你的庄园里骑着玩,高速上就免了”。
  迈克尔委屈,咬嘴唇,脚尖在地上打圈圈,就是不肯上后座。
  SLASH瞪着他,几乎快被气死。
  “好吧,我数三下,你再不上来我就把你打昏再扛走”。
  他阴沉沉的道”:到时候会发生什么事我可不敢保证哦”。
  迈克尔也瞪着他,不过最后还是憋不住笑。
  “SLASH““““`”,他叹着气,乖乖跨上哈雷”:你是个暴君”。
  SLASH`哼哼一笑“:过奖过奖,彼此彼此”。
  
  —————————————————
  珍妮来到NVEAER LAND的时候被告知她亲爱的哥哥正在排练室里。出于小女孩好玩的心理,她并没有弄出很大声响的便来到了排练室的门口并向里面张望,奇怪的是里面并没有人,她满腹不解的准备推门的时候,门却在里面被突然拉开了,重心失衡的珍妮几乎摔了一个跟头,伴随着响起的是她老哥笑到快要断气的声音。
  “迈克!!!!!!!”
  珍妮几乎恨不得掐死他“:你只有13岁吗?还玩这种游戏”。
  “活该,谁叫你鬼鬼祟祟又不敲门”。
  迈克尔指着妹妹笑得直不起腰“:下次我就放个水球在门上面····”。
  珍妮气鼓鼓的站起来,冲到老哥屁股后面就是一脚,不过某人在这方面永远有着非比寻常的灵活优势,迈克尔咯咯笑着跑开,却没有看见面前突然出现的人影,一头便撞进了某个人怀里。
  “我的鼻子~~~~~~”。
  迈克尔哀叫着捂住脸“:SLASH`!!能不能麻烦你以后不要穿这种满是铆钉和铜扣子的马甲啊~~~~~~~~~~~”。
  “问题是象你这样主动扑进我怀里来的时候并不多啊”。
  SLASH`耸耸肩,抓住他的肩膀把他的脸抬起,以确认没有把他翘翘的小鼻子给撞塌“:下次你准备给我惊喜的时候可以不这么用力了”。
  “你以为还会有下次吗“?
  迈克尔凶凶道“:你迟到了!我等了你半个小时!”。
  “走了一半发现烟抽完了,所以又回去了一趟”.SLASH`毫不以为然的向站在一边看的有些发怔的珍妮打招呼“:你好,杰克逊小姐”。
  ”你··你好“。
  珍妮头一次见到著名的枪花乐队吉他手正脸,那个在台上永远用一头长发将自己眼睛挡的严严实实,烟酒不忌,女人无数,酷的一塌糊涂的男人,居然也是会笑的,而且笑得还挺有魅力~~~
  “SLASH`.很高兴见到你,我很喜欢你的现场”。珍妮小小的脸红了一下“:我没想到你看起来很好相处,因为你居然受得了我这个笨哥哥”。
  SLASH`从侧面墙上的镜子里看到迈克尔在自己身后不服气的撇嘴,向珍妮做鬼脸,不由玩心大发。
  “我一点也不好相处”。他故意瞪起眼睛,做出很凶的样子“:因为我对付笨蛋的办法一向既直接又有效”。
  他突然就转过身,一把抱起还在他后面做小动作的迈克尔,呼的就扛到了肩膀上。一手扣住他的两只手腕。一手按住他还在拼命挣扎的长腿。
  “SLASH`————“.
  迈克尔就在他耳朵边尖叫着,笑的喘不上气”:你干什么,放我下来···”。
  珍妮都快看傻了,等SLASH`把迈克尔扛在肩上转了个过瘾才把他放下来的时候,她觉得自己简直成了隐身人。
  “我说,你不问问我今天是来干什么的吗”?珍妮实在忍不住了“:我以为我会看到你在认真刻苦的彩排····”。
  迈克尔抱歉的抱住被冷落了的小妹妹,亲亲她的头发“:对不起,宝贝。为了补偿你,我教你跳个新舞步好不好”?
  “不好,”珍妮嘟嘴“:我和 Rene 正在吵架,他说我不应该做什么都带着你的影子。”
  迈克尔愣了愣。
  “我要改变一下,迈克,我不想别人在介绍我的时候总要先说‘这是流行之王的妹妹···’尽管这样听起来很不错”。
  珍妮突然又笑了“:你知道吗迈克,我今天看见太阳报上说我是女装打扮的你,还说证据是我们从来没有一起出现在公众场合,他们甚至还查出我没有出生证~~~~~所以结论是——–我是不存在的。”
  “这个实在,太好笑了”。迈克尔苦笑着拥着妹妹的肩膀,转头对已经坐在一边叼着烟摆弄吉他的SLASH摆POSS“:嗨,SLASH,看看我们,我们是两个人对吧~~”。
  “要不要我替你们拍照存证啊”。SLASH看着这对漂亮的兄妹,觉得实在有趣“:我得佩服这些小报胡编乱造的想象力···不过,珍妮你要美丽多了”。
  “SLASH!!!!”.迈克尔笑着把手里的外套卷成一团向他扔过去“:不准挑逗我妹妹”!
  ————-
  那天珍妮在NVERELAND呆到很晚,SLASH难得的兴致极好的手把手的教她弹了一段吉他,兄妹两个还即兴比了一段镜子舞—-不过最后以迈克尔的笑场而完败,为了以示惩罚珍妮毫不留情的把这个没有一点兄长尊严的哥哥推下了泳池。到终于尽兴准备离开时,迈克尔自告奋勇的要开车送他们回去。
  “可是先生···”。
  司机很是犹豫“:您的助理白兰度先生曾告诉过我,尽量不让您单独驾驶···”。
  “不用担心啦”。迈克尔拍拍他的肩膀“:我只是不那么经常开而已,你放心吧。珍妮的家不远,我完全没问题。”
  已经坐在车里的两人倒是一脸的无所谓,司机兄却已经冒汗了。
  “要不···我和您一起···”。
  “不用不用,我能行”。
  迈克尔完全无视他要哭的神情,很是自信满满的拿过车钥匙,上车,点火,起步。然后从车窗探出手,做了个OK的手势。
  劳斯莱斯就在司机兄的目送中绝尘而去了。
  迈克尔开车的水平的确是没有一点问题,他也很安全的把珍妮送回了家。在与妹妹亲吻告别后他问坐在副驾上的SLASH:“现在,你要去哪儿?”
  ”你是准备今晚给我当私人司机吗”?
  SLASH摸着下巴,做认真的考虑的样子“:那我就先去刀锋俱乐部转转,再去甜心夜总会放松,最后再去吃个宵夜一起看个午夜场什么的好了”。
  迈克尔被他煞是一本正经的表情完全弄迷糊了,“嗯嗯···好吧···”他喃喃的道“:你刚才说要先去哪里?什么俱乐部?怎么走”?
  他一边发动车子一边告诉SLASH“;我很少单独开车上街,你得给我指路才行”。
  “等等···等等···”。这下轮到SLASH头大了“:你不是说真的吧?你真的准备今天晚上和我混了?”
  ”对啊,”迈克尔一脸的“我就赖上你了”的表情“:你说的地方我都没有去过··为什么不能带我一起去玩”?
  SLASH瞪着他“:那你抽烟吗”?
  “从不”。
  “喝酒吗”?
  “我酒精过敏”。
  “如果在俱乐部里有穿着清凉的美女主动投到你怀里,你会和她上床吗”?
  迈克尔一个急刹车,满脸通红的转头“:SLASH!”他窘迫的道“:你怎么能这样问我····这是不应该的···我是说···这应该是有爱的情人之间才能做的事,不是随便和什么人都···”。
  “行了”。
  SLASH点点头“:你不吸毒,不抽烟,不酗酒,不滥交。”他摊手“:那你去那种地方干什么?那是摇滚乐团的地下俱乐部,不是奥斯卡的酒会”。
  “那你又去那儿干什么”?
  迈克尔的语气有点受伤。
  “我的乐队就是在那里被发掘的,到现在我们还会不定期的去那里演奏,这也是一种交流与提高的手段”。SLASH叹气”:但是你不会喜欢那里的环境的,我保证”。
  “SLASH“`”.
  迈克尔咬着嘴唇看他,表情无比委屈。
  为什么每次只要这个人一用他软软甜甜的声音叫他的名字时,他就完全没有办法拒绝他的要求了?
  当劳斯莱斯已经开进刀锋的地下停车库时,SLASH还在对自己这种没立场的决定感到困惑不已。然后,他发现他们居然已经在停车场里转了几个来回。
  ”为什么还不把车泊好”?
  SLASH愕然问。
  “我···我不太会停车位····”。迈克尔尴尬的笑“:我刚才转了几圈,车位太挤了,我停不进~~~”。
  话未落音,车的倒后镜就挂到了一辆黄色的法拉利。
  ~~~~~~~~~~~~~~~~~——
  在那部倒霉的法拉利上留下助理的联系电话与致歉的纸条之后,SLASH用非常了然的口吻道“:我终于明白你的司机为什么不让你单独开车出门了”。
  “呵呵···”。迈克尔抓抓头发,“今天还算好啦,我有一次开车去公司,在停车场里把他们的车都撞了个遍才停进车位···从那以后他们就不让我开车了”。
  
  ———————————-
  
  刀锋俱乐部是纽约最著名的地下摇滚乐队的集聚地,经常有很多人才在这里被唱片公司发掘。其中最著名的,自然是“枪炮与玫瑰”。主唱AXL与主音吉他手SLASH,节奏吉他手Izzy 就是在这里认识并组团的。从一开始非常具有地下摇滚特色的肮脏、暴力、颓废的音乐到后来逐渐走向重金属主流,“枪花”在成为世界上最好的摇滚乐团之一的同时有关他们要解散的新闻也在喧嚣尘上。几乎所有人都在传AXL与SLASH因为今后的发展想法不同而翻脸,而今天这个传闻因为SLASH的出现而越发真实了,因为在他身边的,居然不是那个又高傲又暴躁的红发美人AXL,而是打破他们脑袋也不会相信会出现在这种地方的,这10年来各大主流颁奖礼上的宠儿,迈克尔杰克逊。
  跟在SLASH身后的迈克尔坦然的接受着来自四面八方的,或惊奇或不解的视线。小舞台上有乐队在表演,唱着声嘶力竭的重金属,整个俱乐部里烟雾弥漫,伴着浓重的香水味,有几个浓妆艳抹的女人在不远处对他尖叫,抛媚眼,却因为SLASH的缘故不敢靠近,SLASH牵着他的手带他穿过前厅,径直推开舞台后的一个小门,走进了刀锋的经理室。
  “SLASH!!!见到你真是太高兴了”!
  刀锋俱乐部的老板Bailey 热情的从大班椅后面走出,与SLASH紧紧的拥抱,并用力拍着他的背。Bailey
  是个头发已经花白但精力却非常旺盛的男人,据说以前还是个朋克乐团的鼓手。
  然后他看到一直站在SLASH身后抿着嘴笑的迈克尔,简直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你是···杰克逊?”他向他伸出手“:是杰克逊本人吗?”
  “的确是本人”。
  迈克尔礼貌的和他握手,微笑“:你好”。
  Bailey 转头去看SLASH“:我想我明天可以退休了,我居然见到了迈克尔杰克逊···上帝”。他由衷的赞美着“:你看起来完全不像小报描叙的那样古怪,你,美极了”。
  “呵,谢谢你。”。迈克尔羞涩的笑“:我们应该把那些小报扔进垃圾箱,因为他们从来没有一句真话”。
  “可是最近他们热衷报道的事情好像不是那么的空穴来风”。
  Bailey笑得颇具深意“:AXL怎么了,SLASH? 你们真的吵翻了”?
  
  SLSAH拣起角落里的一把吉他,随意的拨了两下弦。
  “我不知道,他没有跟你说什么吗”?
  “难道你认为我会和一个怨妇一样到处去说你的古怪与不近人情吗”?
  突然在门边响起的,清冽的男高音让SLASH终于从吉他上抬起了眼睛,AXL ROSE,这个被女歌迷誉为最英俊的摇滚主唱的男人,就那么眼神阴郁的靠在门廊上,面色不善。
  “真是···说人人到····”。Bailey明显感觉出这间房子里开始非比寻常的低气压“:AXL,你一个人来的吗”?
  “难道我看起来像是抛弃了乐队的那个人吗?”
  AXL冷冷的道。他甚至故意看都不去看迈克尔一眼,径直走到SLASH身边站住,“你准备什么时候归队,我亲爱的主音吉他手?”
  SLASH淡淡的看着他“:我不懂你的意思。我从来没有离开过枪炮玫瑰。”
  “那你这最近半个月在干什么?”AXL冷笑,指向站在一旁默不作声的迈克尔“:每天都和他在一起??你们需要这么久的时间来完成一场6分钟的表演吗”?
  “这与我们之前的争执无关,ROSE。”SLASH挡下他指着迈克尔的手“:你应该自己好好想想我们乐队今后到底要做什么音乐,而不是把矛头指向不相干的人”。
  “你的意思是和他没有关系,很好,好极了”。AXL转头凶狠的看向迈克尔“:你听见了!这是我们之间的事,和你没有关系,你为什么还呆在这儿”?
  ”AXL!!!.”
  SLASH低吼“:你不要太过分”。
  Bailey 见势不妙,立马跳出来准备圆场,只可惜动作还是慢了一步,AXL已经将手边的水杯抓起来就向SLASH迎面泼去。而SLASH居然连躲都没躲。
  ”闹够了?”他沉声道“:你解气了?你满意了”?
  AXL恨恨的点头“:的确满意极了,你今天的态度让我大开眼界,SLASH,”。
  他阴鹜的盯着一直站在一旁一言不发的迈克尔“:离开我,你以为他能给你想要的音乐吗?”。
  他不再说话,昂着头,便大步的走出了经理室。
  
  “·····瞧,他永远都是那么火爆的脾气····”。
  Bailey 尴尬的笑,递过一条毛巾让SLASH擦脸上的水“:其实···你们可以不用闹的这么僵的···”。
  “大家对今后发展的想法不同,根本不是一朝一夕的问题”。
  SLASH将吉他丢开,接过帕子把脸擦干:“Bailey ,借你的后门给我用一下···”。
  
  —————————-
  从 俱乐部后门出来到走过一段长长的暗巷,
  
  一直到两人坐进车里,迈克尔还是沉默不语。
  “你怎么了,”SLASH点火,挂档,倒车“:搞得好像被泼了一脸水的人是你一样~~~”。
  迈克尔抬起眼睛看他,
  “我说···你开始不让我跟着来,是因为早就知道会在这里碰到AXL吧”。
  他安静的道:”如果我不是亲眼看见,我不会相信AXL会如此介意你和我合作的事····他的样子,简直就像被抛弃了一样愤怒”。
  “我说过,我和他的问题不是在于你,”SLASH长长的吐了一口气“:在我们发行第三张专辑时,我们的乐队就开始有分歧了····我希望能一直走摇滚的路线,他却觉得电子音乐大有发展前途。”他无奈的苦笑“我们谁也说服不了谁····所以,只有分开”。
  “那现在呢?”迈克尔低声道“:你现在怎么决定?我们还可以继续在一起做音乐的···对吗”?
  “当然···因为你不一样···”
  slash寻找着合适的词汇来表达自己的意思“:你的音乐,是有生命力的,不管你唱的是哪种类型的歌····我的意思是,即使你不做摇滚,我也会和你继续在一起,只要你需要我”。
  “不仅仅是三天后的美国音乐奖?”
  迈克尔的脸上明显绽放出了光彩“今后,也可以吗?如果我希望你继续为我演奏的话····”。
  “任何时候都可以”。
  SLASH许诺着,掩盖在长发下的目光,是从未有过的温柔。
  ————————————
  
  终于到了美国音乐奖颁奖礼的当天晚上,非比寻常的30周年庆典几乎云集了所有近几年的大腕们。唱开场的是连续几张唱片大卖,被誉为有史以来最成功的女艺人的麦丹娜,当她穿着黑色紧身胸衣与一群肌肉男在台上性感起舞她的大热单曲《光芒万丈》时,表演几乎获得了最热烈的掌声。
  麦丹娜走下后台时还按捺不住自己骄傲而狂喜的心情,“这将是可以将后面的演出全部掩盖的,最好的开场秀!”她踌躇满志“:今天晚上最佳表演嘉宾一定是我,对吗?”
  “那当然,你现在可是流行音乐的女王”。助理奉承的递上毛巾“:何况你今晚的状态太棒了!”
  “女王”?
  麦丹娜笑了“:我喜欢这个称呼,不过好像今晚做压轴表演的好像是杰克逊。”
  她望向迈克尔的专用化妆间“:这是场有趣的对决,我已经等不及要看到他今天晚上会带来什么了”。
  
  而在这个时候,迈克尔居然正在和SLASH窝在化妆间里玩游戏机。任天堂最新推出的街机款甚至在日本都还没有上市,就先送到了他的手上。很显然SLASH吉他上灵活如飞的手指在游戏手柄的使用上完全落了下风,眼看游戏里的他被迈克尔连续左勾拳右勾拳打得快断气,SLASH情急之下,装作不小心的样子偷偷用脚将电源线一勾,正玩的兴高采烈眉飞色舞的某人看着屏幕突然一黑,几乎没有惨叫·····
  “SLASH~~~~~~~!!!!!!”.
  迈克尔扑上去抓住他的衣领摇啊摇”:你故意的故意的故意的!!!!“。
  slash拼命的忍住笑,举起双手以示清白”:瞧···不是我干的····算你赢了总可以吧···“。
  ’本来就是我快赢了”。
  迈克尔气鼓鼓的道“:这次不算,再来。”
  “我们马上要出场了”。
  SLASH提醒他“:你还要补妆,换衣服····回头我们再来比过好不好”?
  “回头是多久”?迈克尔抓着他衣角不放。
  “表演一结束就OK?”SLASH忽然想起一个绝妙的好去处“:这样吧,待会如果我们能让全场观众都站起来安可一分钟,我就带你去个特好玩的地方”。
  “真的”?
  某小孩立刻双眼发光“:没问题!叫他们起立鼓掌3分钟都没问题!我换衣服去了~~~~~~”!
  话刚落音,他私人的漂亮的化妆师已经敲开了门“:迈克···”。她温柔的道“:我们要开始准备了,15分钟之后,就是你的压轴秀”。
  “错,是我们两个人的压轴秀”。
  迈克尔向SLASH比了个“加油”!的手势,SLASH微笑着,用同样的手势向他示意。
  
  
  舞台上没有灯光,是一片夜似的黑暗。
  台下尖叫声此起彼伏·····他们在等待谁的出现。
  忽然在一片胶着的黑暗中响起了低沉的鼓点,一束追光打下,仿佛在光芒中走出的精灵,他的出现让全场立刻陷入了崩溃般的歇斯底里···所有人都开始向舞台伸出他们的手,哭喊着那一个名字。
  他仍安静的站在那里,高贵的如同接受臣民叩拜的君王。直到鼓音骤止,取而代之的是摔破玻璃般的一声巨响,然后,激烈的贝斯就像狂风骤雨一样席卷而出,与此同时,迈克尔就像插了电一般的动了起来····从舞台的这一头到那一头,观众全部都疯了似的跟随着他的节奏摇晃着,挥舞的手臂如同一眼看不到边的麦田一般···他的每个动作他们都烂熟于心,他的每句歌词他们都张口就来,在一段副歌结束之后迈克尔高喊“SLASH———–!”随着干冰喷出的白雾,SLASH与他出神入化的吉他声仿佛从天而降一般跳上舞台,再次引爆全场的一阵歇斯底里般的欢呼!
  所有人都站起来鼓掌了,他们见到了摇滚史上值得记录的一刻。最好的重金属吉他手与最棒的舞台表演者在一个舞台上进行着最激动人心的合作,完美的吉他声合着迈克尔无比穿透力的高音就如投放在舞台上的一枚又一枚重磅炸弹····台上烟花四射,流光溢彩。台下掌声如雷,久久不歇。直到最后一个音符落下,观众还是在不断的发出尖叫与喝彩,掌声与欢呼声足足持续了5分钟之久,以至于迈克尔不得不一再拉着SLASH谢幕。
  “SLASH,你的吉他太酷了!”
  迈克尔叫着他的名字,笑颜如花的挥手与他击掌,SLASH握住他的手,放在唇边狠狠的亲了一下。
  “你才是真正的舞台之王!”
  SLASH望着他,由衷的赞道。
  
  台下,坐在远远处的AXL看到这一幕,脸色阴沉的就像要滴出水来。
  “我们走吧”。他站起来,简短的对其他几位枪花成员道“:SLASH不会回来了”。
  
  ——————————
  那个晚上毫无悬念的,迈克尔得到了美国音乐奖有史以来最多的掌声与奖项····在颁奖礼之后的酒会上,当麦丹娜走到他的身边并亲吻他的脸颊祝贺他时,她用只有他们才听得见的声音,贴着迈克尔的耳畔道;
  “我得说,这次你做到了我不能做到的事···你赢了”。
  “谢谢你的赞美,你也是独一无二的”。
  迈克尔给了她一个真诚的拥抱,微笑着道。麦丹娜明显有些受宠若惊了,她牵住他的手,用极低沉的声音道“:晚上愿意和我在一起吗?我会让你有一个很愉快的经历的··”。
  迈克尔不着痕迹的抽出手,SLASH这个时候正好走了过来,站在他的身后,他看着他,眼眸发亮“:你没有忘记上台前答应过我什么吧”?
  “当然没有”。
  SLASH笑的无比畅快“:好极了,我的车就在门口等着你,记住带上头盔”。
  “那我们还等什么!”
  迈克尔转头去看已经不知道说什么好的麦当娜“:抱歉,我们的约会得推到下一次了····”。
  “······”
  看着他们从人群中迅速离开的身影,麦丹娜忽然觉得自己以前一直那么热衷的酒会,竟变得那么的无趣起来。
  “嗨,麦丹娜,你一个人呆在这儿干什么”?
  走到她身边并与她碰杯的是电音女王雪儿,她满带好奇的看着她有些郁闷的脸“:我刚才看见你在和迈克尔杰克逊说话,我还以为我可以让你把我介绍给他呢···他去哪儿了”?
  麦丹娜突然很潇洒的笑起来。
  “他?谁知道呢?他从来就不属于这种无趣的场合。’
  她转身离去,留下还在莫名其妙的雪儿。
  
  
  *******************
  “喂,SLASH,我们这是要去哪里”?
  迈克尔从机车上下来时,绝对没想到自己会站在一架有着私人徽章的直升机的前面。
  “去香港啊”。SLSAH笑得很得意“:我不是答应要带你去个特好玩的地方吗?
  从现在开始,3天的私人时间,我带你游遍香港,让你玩个够好不好?”
  “那我的经理人找不到我怎么办?”迈克尔瞪大了眼睛,显然已经被这个疯狂的提议诱惑了“:我可以失踪三天吗?可以像普通人一样度假吗?可以不用管他们的意见吗”?
  “等他们开始找你再说吧···!”
  SLASH打开机舱门,回头向他伸出手“:现在,你愿意这样疯狂一次吗”?
  直升机的螺旋桨已经开始转动,发出巨大的轰鸣声·····飞机已经开始准备升空了,迈克尔犹豫片刻,终于还是带着笑意,将手递给了一直在等着他的那个人·······
  ——–
  ”不过···SLASH “`这架直升机是谁的,那个徽章看起来好眼熟···”。
  “大老板的”。
  “谁????!!!”、
  “大卫格芬的!”。
  “哇,那惨了········”一万二千米的高空传来迈克尔的哀叫“:你怎么找他借直升机···他和沃尔特是一伙的·~~~~~这次一定 会被他们找到我啦~~~”。
  “¥%#¥……%¥%¥%¥¥ ⊙﹏⊙b~~~~~~~~~~”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