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是很老的文章了,但是每次读起来还是有不少启发,这里节选了一部分访问的内容,可以学习下如何选择自己的吉他,演奏自己的音乐,文中可以看到JOE是先有专辑后有IBANEZ JS的,一把普通的吉他一样可以录出经典的唱片,而我们现在许多人手拿各种名琴却没有任何像样的作品,讨论器材永远多于音乐~



MF:你已经提到了你所用的很多不同的乐器,你认为设备在你的个性化音色中扮演了什么样的角色?

JS:这得让我好好想想。我倾向于具有Fender的比例、Gibson的拾音器(Humbucker型)、弦长25-1/2”的、具有锁弦颤音系统的吉他,这些特点是很明确的。和’56 Tele、1960 Strat、1960 Les Paul或’58 Junior完全不同,这些吉他和当代乐手们所使用的吉他属于完全不同的两个世界。

在我的成型期一直用的是一把Telecaster,这把’60 Tele是我从一个伙计手里买的二手琴。我很喜欢它,除了常跑弦、而且高音过于明亮之外。这把琴是Jimmy Page的最爱,出道后用它录了头两张专辑,Jimmy Page的很多东西都有Tele的特性。虽然我在高中时候的乐队玩的是Led Zeppelin的东西,但是也足以应付了。

后来我转向了Les Paul,问题又来了,看上去粗壮结实的Les Paul音色却并不突出,而且时不时也会跑弦。作为Hendrix和Beck的乐迷,我肯定想要用颤音摇把,但是想想在Fender琴上用摇把,跑起弦来太恐怖了。我绝对不能忍受在演奏Solo的时候出现走音的和弦。

说到底,原因还是在于我是一个狂野的演奏者。对于一个理性的吉他手而言可能会说,“我可不敢推这根弦,我的吉他会跑弦”,可我还是要推,不过如果每小节都这么干的话,这把琴可就毁掉了。所以,当Floyd Rose系统出现的时候,我就想,“这是个好主意,不会跑弦,我能随便推弦,胡乱搞些噪音,然后还能演奏和弦。

那时我开始做一把自己的琴了。有家叫Boogie Bodies的公司,现在大概已经倒闭了,当年他们是第一家提供Strats和Tele等类型琴体的定制生产的公司了。我购买过两把硬枫木Strat型琴体,一把ESP型的真正的V型琴颈,采用了五十年代后期风格的乌木指板,然后把Humbuker拾音器安上去,后来有钱的时候,我又换了不同的护板和不同的拾音器配置。

专辑Not Of This Earth、Surfing With The Alien以及Flying In A Blue Dream制作的时候,在每首录音里面,那把黑色的吉他都得演奏出Les Paul类型的声音和Fender类型的声音。在完成节奏部分Les Paul类型音色的录音后,我得让吉他技师花上二十多分钟取下琴弦、拆掉护板、换上拾音器再重新安装琴弦,然后再完成Fender类型的音色录音。[笑]因为我没那么多钱来买一大堆吉他,然后再决定“这把不错”。我逐渐认识到Humbucker拾音器配合较长的弦长比例所带来的优点。

当然也得意识到这样的局限性,比如在进行节奏部分叠录的时候,可能较短的弦长更为适合。但是对我而言,较长的弦长能够使我的演奏更富于旋律性、有更强的表现力。

完成Surfing With The Alien的专辑之后,DiMarzio公司找上门来愿意提供拾音器之类的东西,让我向我所追求的音色更加接近了一步,而我也打算用拾音器创造出更为特殊的音色。同年,Ibanez公司也愿意帮我制作我理想中的吉他。后来的几年里,我们逐渐改进木料、品位、拾音器类型、电位控制、摇把等等,越来越详细,每年都会发行一个新的型号或已有型号的改型。

还有很多需要做的事。我很费力地、认真地看了自己刚刚发行的Live In San Francisco DVD,试图客观的和当年录制专辑时的演奏进行一下比较,然后我认识到,如果用Telecaster或者Les Paul或者SG或者Les Paul Junior或者Strat的话,我永远也玩不了这些东西,甚至连一半也不行。可以这么说,我是在用现代化的设备和最新的科技来演奏传统音乐。

归纳一下,音准上要到达99%的精确度,对我而言是非常必要的。换把琴,曲子还没弹完就已经跑弦了,[笑]如果像我这种弹法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