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权文章,转载转帖请标明作者和出处


翻译:薛定谔的猫
原文地址:
http://bbs.guitarchina.com/thread-1452427-1-1.html

摇滚明星也是人,不是吗?他们和普通人一样要经受健康问题和个人问题。当然了,从某种角度来说他们是比普通人厉害一些,他们就好比站在基座上的神明一般能探触我们的灵魂。他们编写、演奏的曲目让我们感同身受,以至于他们好似成为了我们的朋友,我们的家人,即使我们可能这辈子也无法见他们一次。他们是时代的先驱、影响者、领导人,然而他们在患病、卷入事故和自我放纵方面也有着各自完全不同的基因。
接下来我们来看看这10个榜上有名的已经过世了的摇滚明星,他们虽已经离开人世,但他们的创造力和个人魅力依然存活至今。


查尔斯•迈克尔•舒尔迪那 (Charles Michael Schuldiner)(1967.05.13~2001.12.13)
他被人称为死亡金属的教父。他的乐队“死亡”(Death)的歌曲至今仍然经常被一些死亡金属乐队传唱。
死亡乐队在1983年刚组成时叫做防弹盾乐队(Mantas),直到1987年的时候他们出了第一张专辑《Scream Bloody Gore》。他们开创了技术高超,以前闻所未闻的死亡金属风格,于是他们也就改名为死亡乐队。
1999年5月舒尔迪那觉得脖子上部有些疼痛,他咨询了不少医生,最后被诊断出肿瘤。第二年,医生成功地做了肿瘤移除手术。但不幸的是,2001年肿瘤细胞再次爆发,舒尔迪那又倒下了。他接受了一个又一个疗程的治疗和化疗,这不断削弱他的抵抗力和免疫力,以至于他最终感染了肺炎,于2001年12月13日去世。
硬核朋克杂志于2002年1月发表的文章中称: “查克•舒尔迪那是金属史上最著名的人物之一。”

而查克•舒尔迪那自己则表示:“我不认为我为死亡金属做出了什么贡献,我只是一个乐队里的普通乐手,而我认为我们死亡乐队是一支普通金属乐队罢了,仅此而已。”


彼得•托马斯•拉塔扎克(Peter Thomas Ratajczyk)(1962.01.04~2010.04.14)
他的另一个名字彼得•斯蒂尔(Peter Steele)更为人所知。
他是哥特金属乐队O型阴性乐队(Type O Negative)的主唱。乐队于1989年成立,当时名为“排斥(Repulsion)”,在知道德国有一个同名乐队之后他们便改了乐队名。
O型阴性乐队在90年代似乎是最不可能打入主流市场的乐队,然而他们的第三张专辑《Bloody Kisses》却成为寻路者唱片公司(Roadrunner Records)发行的唱片中第一个达到百万销量的专辑。这张专辑在摇滚电台中打败了《Christian Woman》(Seals & Crofts的专辑),以及《Summer Breeze》和《Black No. 1》。
当新闻报导彼得•斯蒂尔在2010年4月14日死于心脏衰竭时很多人都不信。因为2005年时曾经有人拿他开玩笑,在网上发了一张他的照片并且写上“1962~2005”。但在那之后人们发现他不过是因为毒品问题被关进了监狱才消失了一段时间。
跑路者唱片公司表示:近几年来有好几位寻路者唱片公司的艺人去世,但他是最重要的一位,他的去世带来的伤痛也是最大的。这并不只是因为彼得是一个很优秀的人,更因为他为我们公司创造了辉煌的历史(我们第一张白金销量唱片,我们第一次在电台排名上击败别人)。基本上他这一生都在与他那扭曲的灵魂做着斗争,我们希望他现在到了一个更美好更平静的地方。


詹姆斯•欧文•沙利文(James Owen Sullivan)(1981.02.09~2009.12.28)
加州金属乐队七级炼狱乐队(Avenged Sevenfold)的鼓手,在粉丝们中“The Rev”这个名字更为人所知,他在2009年的圣诞节之后不幸去世。验尸官报告称这位年仅28岁的乐手死于服药和酒精摄入过量。
1999年,七级炼狱乐队的成员们还在加州的亨廷顿海滩读高中时就组成了这个乐队。然而,主唱M.沙德思(M. Shadows),吉他手扎克•文卓斯(Zacky Vengeance)和辛尼斯特•盖茨(Synyster Gates)以及鼓手莱文德(Reverend)和贝斯手约翰尼•克里斯特(Johnny Christ)并没有花多久就将他们那流行朋克和金属的混合音乐做得人尽皆知。乐队在2001年7月初次登台,《Sounding the Seventh Trumpet》由乐活厂牌(Good Life)发行,之后他们去了绝望的名单(Hopeless roster)公司,于2003年发行了《Waking the Fallen》专辑。
华纳兄弟对乐队颇具侵略性的音乐和突破性的进步很感兴趣,《City of Evil》专辑于2005年6月发行。这张专辑在Billboard排行榜前200之中排名30,单曲《Bat Country》更是进入了前十。而他们的音乐录影带也在MTV和Fuse电视台大热,这也使得他们的影响力越来越大,终于他们在2006年获得了MTV音乐奖项的最佳新人奖(虽然他们乐队基本没有新人)。
乐队在2007年发行了同名专辑,这张专辑巩固了他们的成功,也奠定了他们作为世上最受欢迎的金属乐队之一的基础。
正当乐队齐心协力地准备第5张专辑时,有解散乐队打算的鼓手The Rev却死在了自己的公寓里。乐队最终还是决定继续做完专辑并且请来了梦剧院的前鼓手麦克•波特诺(Mike Portnoy)来顶替沙利文的位置。他们完成这张名为“梦魇”(Nightmare)的专辑以纪念沙利文去世后乐队这段艰难困苦的时期。
“我们很遗憾地宣布吉米•沙利文,也就是The Rev的死亡。他是这世界上最好的鼓手,但更重要的是,他是我们最好的伙伴。我们为吉米的家人祈祷,我们也希望大家能尊重他们的隐私。”
“吉米,你永远活在我们心里。我们爱你。”——乐队其他成员的共同心声。


兰德尔•威廉•罗兹(Randall William Rhoads)(1956.12.06~1982.03.19)
以兰迪•罗兹(Randy Rhoads)的名字更为人所知。他是黑色安息日(Black Sabbath)前成员奥兹•奥斯伯恩乐队(Ozzy Osbourne)黄金时期的吉他手。

罗兹的死是我们这份名单中最伤感的一个。他当时坐在一架小型飞机里,飞行员觉得用飞机去滋扰正在巡演巴士里睡的正香奥兹•奥斯伯恩乐队是件有趣的事情,然而机翼撞到巡演巴士后飞机旋转着撞进了车库,之后发生的爆炸使得飞机里三人丧命。
根据鲁迪•萨佐(Rudy Sarzo)的传记《Off The Rails》,当时奥兹和莎伦(Sharon)在巡演巴士上睡觉,之后他被汤米(Tommy)叫醒,汤米告诉他飞行员安德鲁(Andrew Aycock)打算在没有经过飞机主人允许(并且他的飞行执照已过期)的情况下带人飞行。鲁迪拒绝了提议,继续睡觉。
兰迪和乐队化妆师瑞秋(Rachel Youngblood)决定坐上安德鲁的飞机,这样兰迪就能在空中拍一些照片。瑞秋穿上她最漂亮的衣服,他们便出发了。飞行员(刚吸食完海洛因)打开了发动机,而此刻他的前妻正站在巴士外面,突然间飞机就撞到巴士导致机翼脱落,巴士也侧翻撞上了一棵树,飞机则撞入车库发生爆炸,飞机上无人生还。
这撞击把所有人都吵醒了,他们小心地从坏掉的车头处爬出来,当时满地都是碎玻璃渣。
鲁迪说,汤米和唐艾瑞(Don Airey)说在飞机坠毁之前,驾驶舱内有一场争斗。他们推测,飞行员当时是故意将飞机向巴士撞去,企图杀死自己的前妻,然而兰迪则企图控制飞机以避免此事发生,最终导致了飞机坠毁。
另一种说法是,飞机的嗡嗡声使得瑞秋心慌不已并且导致她心脏病发作(她心脏一直不好),于是兰迪企图停下飞机。
飞行员安德鲁的妻子对当局说飞机坠落时她正在飞机里。如果她真的在,她肯定早已受到重伤,因为飞机的玻璃和巴士的挡风玻璃都全部碎裂,玻璃渣满地。
奥兹•奥斯伯恩说:“我当时在巴士里睡觉,而唐艾瑞亲眼见到了这件事发生。一开始我以为是巴士司机睡着了,所以我们的车失去控制撞到了一棵树。飞机把巴士撞得七零八落的,我们周围都成了碎片…这可不是开玩笑的。那是一起严重的事故。我的天啊,如果谁说这是我玩笑没开好,那我一定亲手把那人绞死。这真的是一起事故,恐怖的事故。事情发生之后我都疯了,我连话都说不出来,我甚至不敢走出去…他是个英雄,他是个传奇。”

很多音乐人都受到了他的风格的影响,尽管他年纪轻轻就去世了,留下的作品也不算多。兰迪•罗兹被认为是世上最伟大的吉他手之一。罗兹曾经上过无数吉他杂志的封面,并且影响了许多许多后来的吉他手。其中包括Yngwie Malmsteen, Dimebag Darrell, Frank Hannon, Phil Demmel, Gary Holt, Mille Petrozza. Jeff Waters, Doug Aldrich, Jake E. Lee, Zakk Wylde, Kirk Hammett, John Petrucci, Tom Morello, Michael Angelo Batio, Brad Gillis, George Lynch, Alexi Laiho, Mick Thomson, Paul Gilbert and Buckethead等等。


保罗•戴德瑞克•格雷(Paul Dedrick Gray)(1972.04.08~2010.05.24)
他也被称作“The Pig”,他是爱荷华州著名金属乐队活结(Slipknot)的贝斯手,也是主要的歌曲作者。他是乐队的元老级成员,现在元老级的只剩下肖恩•克拉韩(Shawn Crahan)和乔伊•乔迪森(Joey Jordison)了。乐队在1999年之后就大获成功,同名专辑更是卖到了上百万张,这使他们成为最受欢迎的金属乐队之一。
活结乐队最标志性的可能就是他们的服装和精心制作的面具了吧。格雷的面具完全是依照一头猪的形状而来的,不过因为是演变而来的,所以只有一点点像猪的模样。每一次乐队成员面具的变动都能让粉丝们感到兴奋不已。

2010年的5月24日,他沉尸于爱荷华的厄本代尔的一家酒店里,当时关于他的死因有不少疑点,尸检表明他的死并非是有人故意伤害,但拒绝透露他具体的死因。他死后的第二天,乐队的其他成员举行了一场发布会,表达了他们和格雷的遗孀与兄弟的悲痛之情。6月21日,他的死因被确认为过度摄入吗啡和芬太尼,芬太尼是一种代替吗啡的合成药物。
肖恩•克拉韩表示:“他是那种希望乐队里面每个人都能和睦相处,而且能把生活重心放在乐队上的人。他是个很好的朋友,也是个很好的人。我们将十分想念他,没有他的世界,天都黑了。”


莱恩•托马斯•斯坦利(Layne Thomas Staley)(1967.04.22~2002.04.05)
他是爱丽丝囚徒乐队(Alice In Chains)和疯狂季节乐队(Mad Season)那混乱不安的主唱。斯坦利于1967年出生在华盛顿的科克兰德。在80年代中期,他加入了一支华丽金属乐队Sleze,之后便与吉他手杰里•坎特利尔(Jerry Cantrell),贝斯手麦克•斯塔(Michael Starr)和鼓手肖恩•金尼(Sean Kinney)组成了爱丽丝囚徒乐队(后来也叫爱丽丝和囚徒)。
爱丽丝囚徒乐队被公认为将垃圾摇滚带入主流摇滚和金属音乐的乐队之一,80年代后期他们与哥伦比亚唱片公司签约,1990年发行了他们第一张专辑《Facelift》。他们的硬核巡演奠定了一定的群众基础,但是直到1991年夏天,他们的单曲和MV《Man in the Box》发布后才正式使得他们人气高涨。之后他们发布的专辑《Dirt》和《Alice in Chains》,还有他们的EP《Sap and Jar of Flies》销量甚佳,他们的人气也逐渐飙升,这也巩固了斯坦利作为最成功的摇滚主唱之一的地位。当然了,斯坦利影响了90年代后期的许多高音金属乐队,比如信条乐队(Creed)的斯考特•斯丹普(Scott Stapp),新的一天乐队(Days of the New)的崔维斯•米克斯(Travis Meeks),上帝气息乐队(Godsmack)的苏丽•厄那(Sully Erna),他们都受到了爱丽丝囚徒乐队主唱风格的影响。
据说斯坦利在90年代中期开始就成了一个重度吸毒者,似乎从那时起,比起音乐他更重视毒品。直到1996年他的生活跌到了低谷,他的未婚妻死于吸毒,而他的朋友们也认为正是这件事使得爱丽丝囚徒的主唱每日沉溺于痛苦并且毒瘾越来越深。在他人生最后的几年中,他很少离开他西雅图的公寓,也拒绝接待上门来的人,也不接之前乐队成员或者朋友的电话,当时大家都想确认一下斯坦利究竟处在怎样的状况中(那时他的牙已经全部掉光了,手臂上满是脓疮)。虽然也算是意料之中的事情,但当斯坦利的尸体在他公寓的沙发下被发现时,摇滚音乐界依然大吃一惊。他的死因是吸食过量海洛因和可卡因。因为尸体在公寓里放了2个星期,已经开始氧化,很难计算斯坦利的具体死亡时间。最终,死亡日期被确定在2002年的4月5日,这与90年代西雅图摇滚巨星科特•柯本(Kurt Cobain)的死亡日期(4月5日)一样。
杰里•坎特利尔、麦克•斯塔和肖恩•金尼在斯坦利的葬礼上说:
“在2002年4月19日,我们的莱恩•斯坦利死在了他西雅图的家里。
他的死因目前还不明确。
昨天我们全都赶到了西雅图。
和朋友,家人一起度过艰难的时期还是令人欣慰的一件事。
我们都需要安慰,需要一个答案,需要继续活下去的动力,希望他能安息。
我们都是普通人,我们当然也会因为失去了一个好友而伤心欲绝。
他是个很好的人,很幽默也很可爱。
他是一个优秀的音乐人,是很多人的偶像和灵感来源。
他的音乐是给这个世界最好的礼物。
作为他的朋友,他的同事,我们都感到十分骄傲。
在过去的几十年里,斯坦利一直在挣扎。
我们只能希望现在他能安息。
我们爱你,斯坦利,亲爱的,我们会永远怀念你。”


克利福德•李•伯顿(Clifford Lee Burton)(1962.02.10~1986.09.27)
是金属史上的传奇——金属乐队(Metallica)的贝斯手。
伯顿的演奏风格鲜明,在他自己的乐队创伤乐队(Trauma)时期,他就吸引了许多乐队的关注。而当优秀的伯顿到了洛杉矶之后,年轻的金属乐队则打破了现有的贝斯手的梦想。当他们见到克里夫在威士忌酒吧的演出,击打着自己的贝斯时,化学反应就产生了。金属乐队知道他们必须把克里夫拉进乐队来,但克里夫当时的回应并不明确。在几次合作之后,金属乐队终于同意离开洛杉矶,去找克里夫。这次离开洛杉矶其实对金属乐队来说也不算什么。金属乐队从来不在意洛杉矶和他们的粉丝,也不在意所谓的华丽摇滚范儿,更不在意那些穿着破洞牛仔裤弹奏着乐器的人。
克里夫第一次和金属乐队一起演出是在1983年3月3日,地点是旧金山。当时并没有多少人知道这支有着狂野的贝斯手克里夫•伯顿的乐队,也没人知道他们能发行三张在金属音乐历史上具有巨大影响力的重金属专辑。克里夫在他们的前三张专辑里立下汗马功劳,他们的初次登台《Kill ‘Em All, Ride The Lightning》演唱会和具有开创性的专辑《Master Of Puppets》更是登上了史上最优秀的金属专辑排行榜。
悲哀的是金属乐队和克里夫接下来的命运。乐队为了推广他们的专辑前往欧洲巡演,且要巡演多日。他们和克里夫最后的演出在1986年9月26日的瑞典斯德哥尔摩。金属乐队一直都非常喜欢斯德哥尔摩,因为那边粉丝们比较热情。
那天深夜,乐队在巡演巴士里坐着,去往丹麦的哥本哈根,因为第二天在那儿有演出。斯德哥尔摩时间9月27日凌晨3点,或者美国时间的9月26日晚上9点,巴士在斯德哥尔摩和哥本哈根之间结了冰的路上打滑,并且打滑了将近2,30秒。在这过程中,克里夫被甩出了巴士,摔在地上之后,巴士碾过了他的身体。
之后巴士载着乐队继续开向哥本哈根,他们和炭疽乐队(Anthrax)住在一个酒店,因为他们将一起巡演。拉尔斯(Lars)的脚部受伤,科克(Kirk)和詹姆斯(James)也受了一些小伤。那一晚,当科克和拉尔斯在睡眠中时,詹姆斯来回踱步,并且说他不想继续下去了,因为他刚失去了他最好的朋友。
但最终他们还是坚持了下来,代替去世的克里夫的是流浪者乐队(Flotsam And Jetsam)的贝斯手杰森•纽斯特(Jason Newsted)。虽然纽斯特非常喜欢金属乐队黄金时期那销量上百万的专辑Black,但很明显其他成员都觉得他连克里夫的脚趾头都比不上。他在乐队里被欺负的事情人尽皆知,尤其遭受了詹姆斯•海特菲尔德(James Hetfield)不少白眼。

在2009年4月4日,伯顿在去世之后作为金属乐队的一员加入了摇滚名人堂。在庆典上,克里夫的父亲,雷伊•伯顿(Ray Burton)和金属乐队一起站上了舞台,并且说克里夫的妈妈是金属乐队最大的粉丝。


科特•唐纳德•柯本(Kurt Donald Cobain)(1967.02.20~1994.04.05)
他是教父级垃圾摇滚乐队涅槃乐队(Nirvana)那让人难以捉摸的主唱。
柯本在1986年组建涅槃乐队之前组过好多乐队。涅槃是由柯本,贝斯手克里斯特•诺伏塞立克(Krist Novoselic)和最后确认的鼓手戴夫•戈洛尔(Dave Grohl)组成的。
1988年涅槃乐队到处演出,并且出了不少小样。1989年涅槃乐队在西雅图独立厂牌Sub-Pop之下录了他们的第一张专辑《Bleach》

1991年涅槃在英国受到了不小的重视,他们最终被Geffen公司以大价钱签下,这也是Geffen第一次签一支主流音乐之外的乐队。涅槃乐队的第一张CD《Bleach》发行两年半之后,发行了新专辑《Nevermind》,这张专辑收录了许多不同的充满尖叫、摩擦的歌曲。他们的第一支单曲《Smells Like Teen Spirit》更是将涅槃乐队推向了主流。在1992年2月,柯本跑去夏威夷,与当时已经怀孕的科特尼•洛夫(Courtney Love)结婚。那之后涅槃发行了《Incesticide》,8月柯本因为滥用海洛因被送进了医院。在他的女儿弗朗西斯•宾•柯本(Frances Bean Cobain)出生之后没多久的1993年早期,《In Utero》发行并且高居榜首。《In Utero》大受好评,这张专辑里收录了许多柯本最激情的作品。
1994年3月4日,昏迷中的柯本因为自杀未遂被送进医院,他就着香槟吞下了50多片止痛片。这次自杀未遂被官方称作“一次意外”,就连他身边最亲近的朋友和合作商都不知道。在他回到西雅图的几天之后,柯本的妻子和朋友以及经理都相信柯本还在洛杉矶戒毒。根据失踪人口报告称,柯本的妈妈说柯本在参加戒毒几天后就逃走了。
柯本带着一把枪回到了西雅图。几天后,4月5日,他走进自己房子后面的套间,将枪伸进自己的口腔并扣动了扳机。在两天后的4月7日星期四,尸检医生说柯本开枪自杀了。而在他的尸体被发现的前一天,警察说科特尼•洛夫她自己也在洛杉矶因为滥用药物进了医院。保释后,洛夫进了一家康复中心,直到第二天她的朋友告诉她柯本的死讯后她便离开了。
柯本的尸体被去他们家安装安全系统的电工发现,因为没有人来开门所以电工翻窗进入了他们家。他一开始还以为地上躺着的是人形塑料模特,直到他发现血从柯本的耳朵里面流出来。最后警察破门而入,发现柯本死在了地板上,枪还抵在他下巴上。他身边有一封用红字写的遗书,写着要寄给洛夫和他19个月大的女儿弗朗西斯•宾。

以下是遗书内容:
致巴达:
这是一个饱经沧桑的傻子发出的声音,他其实更愿做个柔弱而孩子气的诉苦人。这封遗书应该很容易理解。
所有的警告都来自于这些年来的‘朋克摇滚101’,自从我第一次接触那——我们是不是应该说——那种将独立和团结融为一体的精神最终被证明是可行的。我已经好多年都不能从听音乐,写歌以及读和写东西中感到激奋了。对于这些事我感到了一种难以形诸文字的负罪感。
比如说,当我们来到后台,灯火熄灭,人们狂躁的咆哮响起,这一切对我的影响就远不如对弗雷迪•墨丘利(Freddie Mercury)影响那么大,他似乎喜欢而且能把玩那些从人群中而来的爱与赞美——那正是我赞赏与嫉妒的一切。事实上我无法欺骗你们,无法欺骗你们中的任何一人。那对你对我都不公平。我能想起的最大罪恶便是欺骗人们,装模作样,做出一副我100%地快乐的样子。有时候我觉得要是演出跟打卡上班一样就好了。我尽了我全部的力量去喜欢这一切(我的确也喜欢,但喜欢得远远不够)。我喜欢这一事实,即我和我们乐队感染和激励了不少人。我太敏感了。我必须用毒品麻醉自己,才能重获我在孩提时代曾有过的热情。
在我们最后的三次巡演中,我对所结识的所有的人和我们音乐的歌迷都有了更多的赞赏,但我还是无法克服我对每个人都抱有挫折感、负罪感和同情。在我们所有人中都有善意,我就是太爱人们了!爱的太多以至于让我感到真的太他妈忧郁,一个略为忧郁的、敏感的、不领情的、双鱼座的耶稣式的人物!为什么你们不能只是欣赏这一切呢?我真的弄不明白!
我有一个女神般的妻子,她为理想和打动人而拼命努力,我还有个女儿,她让我回忆起我的很多过去,她对那些她遇到的人致以全部的爱和快乐的吻,因为每个人都那么好,而且不会对她有任何伤害。这也让我惊恐万分,以至于我只会瞠目结舌。我没法容忍那种想法,就是弗朗西斯将变成像我这样自我毁灭、走向绝路的摇滚歌手。
我快乐的拥有一切,非常快乐。我充满感激。可自打我7岁以来,我就对人类充满了仇视,仅仅因为人们似乎太过容易地友好相处,而且还会同情,同情!仅仅因为我觉得自己对人们有太多的爱与同情。从我那燃烧而令人欲呕的胃之深处感激你们所有的人,感激你们在过去岁月里所有的来信和关心。我是个太过反常和抑郁的小子!我已经没有任何激情了,所以要记住“与其苟延残喘,不如从容燃烧” !
和平,爱,同情。
弗朗西斯和科特尼,
我会伴你们到老  
科特尼请继续前行,
为了弗朗西斯,为了她的生活
没有我她的生活会快乐许多。
我爱你们!爱你们!


罗纳德•詹姆斯•帕达沃那(Ronald James Padavona)(1942.07.10~2010.05.16)
以他的艺名罗尼•詹姆斯•迪欧(Ronnie James Dio)被广大摇滚和金属乐迷所知。那个小个子大嗓门的男人。
经典摇滚乐的巫师,为底层人民呐喊的诗人,重金属史上最重要的主唱之一。这些赞美的花环都被戴在了同一个人的头上,那就是罗尼•詹姆斯•迪欧。
出生在美国的新罕布什尔,罗尼最初组了自己的乐队妖精(Elf),1972年深紫乐队(Deep Purple)的Roger Glover(罗杰•格罗夫)和伊恩•佩斯(Ian Paice)发现了他,之后妖精乐队就为他们在美国的巡演开场。他也为里奇•布莱克摩尔(Ritchie Blackmore)的彩虹乐队(Rainbow),做过主唱,他也是黑色安息日(Black Sabbath)没有奥兹(Ozzy)时期的最棒的专辑《Heaven and Hell》和《Mob Rules》的主唱。1982年时,混合专辑《Live Evilled》发行后,迪欧和鼓手文尼•阿皮斯(Vinny Appice)离开了乐队组成了迪欧乐队(Dio)。迪欧乐队在1983年发行了第一张专辑《Holy Diver》,这张专辑迅速获得了白金销量,并且在体育馆开唱,造就了80年代最具胜景的演出之一。他们的支持率步步高升,从1984年的《Last In Line》到1985年的《Sacred Heart》,这段时间里迪欧组织了为非洲救灾援助的福利机构,也开创了乐队公益组织(参与者大多是金属乐队而不是流行音乐人)。1987年的《Dream Evil》大热之后,他们发行了专辑《Lock Up The Wolves》,迪欧完成了他们的引领音乐风格趋势的使命。
迪欧(主唱)在上世纪90年代和21世纪初,不顾主流音乐品味,始终将乐队风格固定在重金属领域。2000年时,乐队因为专辑《Magica》,人气小幅度地提升了一些,这张专辑标志着几位早期成员的回归。他们的专辑《Killing the Dragon》于2002年发行,正值罗尼•詹姆斯•迪欧60岁生日。而他们第10张专辑《Master of the Moon》则在2004年发行。
在他去世之前,他与黑色安息日的前队友托尼•艾欧米(Tony Iommi),吉泽•巴特勒(Geezer Butler)和文尼•阿皮斯组成新乐队天堂和地狱(Heaven & Hell),他们的唯一一张专辑《The Devil You Know》在2009年4月28日发行。
在2009年年末,迪欧公开表示自己得了胃癌,最终他在2010年5月16日去世。迪欧是全球金属音乐人的领军人物,他创造的金属礼“恶魔角”仍然在续写金属的传奇。迪欧自己说,这是他从一位意大利老太太那里学来的,老太太说这个手势能够击退邪恶的灵魂。


达雷尔•兰斯•雅培(Darrell Lance Abbott)(1966.08.20~2004.08.12)
他以“蒂姆巴格(Dimebag)”这个简单的名字永远被粉丝们牢记在心。

在90年代早期,蒂姆巴格•达雷尔•雅培在任何一份民意调查结果列表中,都在最伟大的重金属吉他手榜单中榜上有名。作为潘多拉(Pantera)乐队和之后的损伤计划(Damageplan)乐队的主音吉他手,雅培以他创造性的连复段和极富力量的SOLO深受听众们的爱戴。只要看看那些效仿他们的乐队便知,蒂姆巴格的风格至今都没有过时。
潘多拉乐队是在80年代早期由达雷尔(他当时还叫戴蒙德•达雷尔)和他的兄弟,鼓手文尼•保罗(Vinnie Paul)和贝斯手雷克斯•史密斯(Rex Smith)(后来改名为雷克斯•洛克Rex Rocker)组建的。虽然潘多拉最终成为了金属音乐史上的代表人物,但在早期他们的音乐风格受到了威豹乐队(Def Leppard),犹大圣徒乐队(Judas Priest)的影响,他们在视觉造型上也模仿了克鲁小丑乐队(Mötley Crüe)。后来特里•格雷斯(Terry Glaze)加入潘多拉成为主唱,乐队发行了一张三重奏专辑,但最后他还是离开了乐队。格雷斯作主唱期间,乐队于1983年发行了《Metal Magic》,于1984年发行了《Projects in the Jungle》,于1985年发行了《I Am the Night》。
因为格雷斯的离开,潘多拉找到了菲尔•安塞尔莫(Phil Anselmo),但是他们花了一些时间来磨合,直到他们第一次一起录制专辑,也就是1988年发行的《Power Metal》,这张专辑是向正确的方向迈出的一大步,但是仍然没有到达一个足够的高度。之后在厂牌方面,潘多拉最终在1990年跳槽,与大西洋附属的东西(East West)厂牌签约。一眨眼的功夫,潘多拉就像重生了一般,他们从早期的流行金属风格一下跨越到了重金属的范畴,他们把目光集中在了像杀手乐队(Slayer),金属乐队(Metallica)和黑色安息日乐队(Black Sabbath)的身上。这使得潘多拉成为世界闻名的金属乐队之一。1990年《Cowboys From Hell》专辑发行,1992年发行《Vulgar Display of Power》,1994年发行《Far Beyond Driven》。达雷尔(也就是现在的蒂姆巴格•达雷尔)很快成为了曝光率不输兰迪•罗兹(Randy Rhoads)和艾迪•范•海伦(Eddie Van Halen)的音乐人。
因为潘多拉乐队中有了嫌隙,达雷尔和文尼•保罗组了一支新的金属乐队名为毁灭计划。他们从未像潘多拉乐队那样成功,不过他们也几乎没有机会,因为蒂姆巴格永远的离开了我们。
蒂姆巴格是在俄亥俄的哥伦比亚夜店里被突发性枪杀案杀害的5人中的1人。去世的其中1人是枪手本人——25岁的南森•盖尔(Nathan Gale),来自俄亥俄的玛丽斯维尔小镇。另外还有毁灭计划乐队40岁的保镖杰夫•汤普森(Jeff Thompson),以及两位乐迷:23岁的南森•布雷(Nathan Bray)和29岁的艾琳•霍克(Erin Halk),他们都在酒吧工作。此外还有三位受伤的群众。
毁灭计划乐队才刚在阿尔罗萨的大约250人面前唱响第一首歌时,枪手突然就跳上了舞台,发表了他对潘多拉乐队的意见,然后向达雷尔的身体开了好几枪,随后转向观众又开了好几枪。
根据公共信息科的中士布伦特•穆尔(Brent Mull)所说,当时在附近的一位巡查官,詹姆斯•尼基梅耶(James Niggemeyer),在晚上10点18分听见了枪声,于10点20分左右从俱乐部后门冲进了场子。进去之后,尼基梅耶没有任何后援来面对着舞台上的枪手,此时盖尔正控制着一个观众作人质。
“当时警官在枪手企图杀死自己的人质之前开枪了。”穆尔周四(12月9日)时说,“当时枪手圈住人质的脖子,已经打开了保险准备扣动扳机,所以警官有开枪击毙他的权力。”
人质偷偷逃走了,穆尔说,警官仅用一把枪,在没伤害到人质的情况下将枪手击毙了。
蒂姆巴格•达雷尔和约翰•列侬(John Lennon)在同一天(12月8日)被枪击杀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