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主唱兼节奏吉他戴维·马斯特恩,是现任主音。这篇采访,有点内容,推荐大家看看。







在巡回金属音乐节Rockstar Mayhem的间隙,美国UltimateGuitar网站的记者见到了Megadeth乐队的吉他手克里斯·布罗德里克(Chris Broderick)。记者本来只是想打探新专辑的消息,却由于布罗德里克的谦和而收获颇丰,尤其是这位吉他高手推荐的冥想练习法。
  
布罗德里克的音乐功底相当深厚。他从11岁开始弹吉他,暑假期间每天练习14个小时。那时音乐对他来说不像娱乐,而更像是日常事务。他擅长的风格涉及金属、古典、新古典、爵士多个领域,拥有丹佛大学古典吉他表演专业的学位。除了古典吉他和电吉他,他还接受过严格的钢琴和小提琴训练。在2008年加入Megadeth之前,布罗德里克效力于Jag Panzer乐队,还是Nevermore的巡演吉他手。他参与了Megadeth上一张专辑《Endgame》(2009)的录制,接着又加入了第13张专辑《TH1RT3EN》的创作,计划在11月1日发行。
  
UltimateGuitar对布罗德里克的专访:
  
Megadeth的音乐风格涉猎广泛。你是否觉得新专辑倾向于乐队的某个时期?
我认为它借鉴了许多不同的元素。有些歌呼应过去的《Peace Sells》(1986)、《Rust In Peace》(1990),有一些更像《Countdown To Extinction》(1992)。我认为它是一张非常多样化的CD,而不是那种装腔作势、每首歌听起来都差不多的东西。它什么都有,圣歌、适合在电台播放的、猛烈的激流金属,还有很酷很黑暗的东西。
  
鉴于你多元的音乐背景,在这张专辑里你是如何与戴夫·马斯泰恩,Megadeth主唱)一起创作的?
我们都会创作riff和出点子,但是最后你必须让它听起来像Megadeth的东西。我认为专辑的框架基本上都是戴夫创作的,然后我们加进来,在他的riff之上添加内容。
  
几年前我采访过戴夫,正好就在宣布你成为新任吉他手之前。戴夫说你是他合作过最棒的吉他手。
哇噢,那还真是愧不敢当!
  
让我们把时间往回倒一点,加入Megadeth的面试有多严格?你是否必须在很短的时间内学会每首歌?
其实后来更多。一开始他们给我打电话,问我有没有兴趣,当然,我很有兴趣。我们约好了我和戴夫的会面,实际上詹姆斯·罗门佐(时任Megadeth的贝斯手,去年离开)也去了。我们一起坐下谈论各自的期待、会发生什么、如何进展。当时的情形就像,“让我们去工作吧”。不到一个月以后,他有一场欧洲巡演,我必须学习22首歌。我要准备好!我以最快的速度仓促学习,就像囫囵吞枣。我们从那时开始一起工作。我没有想过是否能参加演出,只是看到必须完成的工作,这是我做事的方式。事情就从那里开始走上了正轨。
  
之前你在个人网站进行吉他教学,后来因为加入Megadeth就中断了。你还会继续教吗?
是的,只要我有了空闲时间。在最近的巡演之前,我可以在空闲时间进行两个月的教学。我还在教。
  
学生还是一样吗?
是的,我有许多学生,已经能够教了六七年。我的一些学生就像职业的。他们是很棒的人。他们不知道我是多么的喜欢他们。希望他们也喜欢我提供的东西。
  
曾经有传闻说戴夫请你教他吉他,是真的吗?
肯定不是。我们总是一起讨论,你总是会发现有些地方某人会胜过其他人。在艺人的成长道路上这是不可避免的。如果他有很酷很特别的东西,我会问,“那是什么?”他也是如此。
  
你有一些新的Jackson系列吉他要上市了。
主要是我的签名吉他系列中六弦和七弦两种款式。
  
谈谈你喜欢的吉他配置吧。
我用过很多不同的指板等。我偏爱弯曲的指板,这款吉他的指板有12英寸长。琴格是不锈钢的,因为我用两只手点弦,非常用力,它们很快就会磨损,不锈钢才能经受时间的考验。它的琴格又长又窄,我需要很棒的颤音。拾音器的设计符合我的演奏风格以及我偏爱的音调。琴身是我自己设计的。我和麦克·仙农(Mike Shannon)好几个月在一起设计琴身,让它尽可能符合人体工程学。我认为它的外观也很酷,非常棒。我想用最好的木材,我用了枫木。背面是红木,琴颈是枫木的。其他的精致设计还有内置的自动调谐器,它们非常非常精确,能为你自动调弦。这是额外的辅助设施。我还把主轴承颠倒了。
  
七弦那款的规格也一样?
是的,都一样。我喜欢七弦的!我相当喜欢弹那款吉他。
  
有个Megadeth论坛谈到你为杰克逊选择的木材,有人说你离开Ibanez的原因是他们不提供你想要的木材。
并非如此。是因为他们想要维持现状。他们不想更进一步推出我想要的东西,但是杰克逊想。对杰克逊来说没有什么是不能讨论的。艾宾斯会说,“啊,我们不能做不锈钢的琴格。”他们不会为我这么做。不仅是他们会我做什么的问题,我希望售出的每把吉他都是我使用的,对我来说这非常重要。想买一把签名吉他并为之付出高价的人们想知道,他们是否拥有和代言人在舞台上演奏的同样品质的吉他。这就是杰克逊更进一步并且做到的。
  
你知道它们的价格了吗?
有中级版,还有入门级版。美国定制产品大约是2400美元。我觉得中级版大概1000美元,入门级还不知道。我只是希望所有喜欢的人至少能得到一把。我要尽力确保价格的让步更多体现在附加装饰,而非乐器本身的质量。
  
不管是古典还是金属领域,你掌握的音乐知识都很广泛。你能否建议某种特别的途径或技巧,可以帮助人们提高演奏水平?
我想我一开始就忽略了冥想,即使在看到有关研究时也没在意。很多研究指出,想象自己在演奏的效果是实际演奏效果的80%。所以,不管你是坐下来听着节拍器,想象自己在演奏,还是真的演奏,都是有益处的。即使当我手里拿着乐器的时候,这也对我有所帮助。我不是看着自己的手,而是看向观众。我在脑中想象自己的演奏,而不是盯着指板上的手。我认为人们大可加以运用。不仅如此,你可以在脑中想象完美的完成任何事,对吗?但是必须确保在冥想的时候,你总是想象自己做得很完美。
  
你是在哪里听到这个观点的?
是我读到的有关研究,我之前的几位古典老师也谈到过。我记得在一篇文章中读到,艾略特·菲斯克(Eliot Fisk,古典吉他大师)坐飞机去演出,他必须演奏一段从未弹过的内容。上飞机后他打开播放器,听着音乐想象自己在演奏。当他落地的时候已经能够演奏了。当你在训练中不能拿出吉他的时候,这一招非常有效。
  
你觉得乐理有多重要?
对我来说吗?我觉得是基本功,因为我就是这种类型的人。我相信要依据每个人的个性行事。对一些人来说,乐理很重要,对另外一些人则不是。我是那种必须了解自己所做的每件事的人。我想知道与之相关的一切,它是如何运转的?为什么会发出这样的声音?如何演奏出不同的音色?这就是我为什么如此喜欢理论。
  
但是你不必建议每个人都走这条路。
是的。我知道一些人不喜欢。对我来说,它非常酷。它创造的东西多过我能创造的。它能带来多样性,这正是我喜欢的。
  
谁最早影响了你?哪些当代演奏家至今仍然鼓舞着你?
对我影响最深的两个是埃迪·范·海伦和,也许是佩佩·罗梅罗(Pepe Romero)。他是第一个影响我的古典吉他演奏家。还有当我刚开始演奏的时候,有位古典吉他演奏家也影响了我。现在一直影响我的有格思里·高凡(Guthrie Govan)和帕克·德·鲁西亚(Paco de Lucia)。保罗·吉尔伯特(Paul Gilbert)也是,还有Scar Symmetry的Per,我很喜欢他的演奏,他是新的影响。
  
尽管Megadeth过去的阵容经常变化,我们可以认为你会待上一段时间吗?
是的。如果我要说什么,那就是我不打算去别处?
  
你会在明年左右参与新专辑的巡演?
新专辑发行后我们一定会举行一番巡演。在Mayhem音乐节和四巨头(激流金属四巨头,包括金属、炭疽、Megadeth、Slayer)洋基体育馆演唱会中间我们会休息一段时间。那会是很好的小憩。
  
到目前为止四巨头怎么样?
酷毙了。最了不起的是四支乐队之间的友谊和坦诚。我们不是在一起各做各的事然后离开,彼此避之不及。对我来说这是可怕的,因为我不希望这样。我参加过很多巡演,乐队各做各的然后离开。我必须承认我曾经是那样的。相对社交名流来所我是个喜欢躲避的人,我不太善于交际。
  
你是否预见四巨头还会进行各自的美国巡演?
我们都可以期待。和其他人一样,我也非常期待能否如此。
  
关于音乐行业中商业的一面,你对其他人有什么建议?
我会明确的说,市场千变万化,你不能依赖别人出名。你永远不知道机会在哪里。你既要看到音乐商业化的一面,又要把演奏吉他或其他乐器当做挑战。你不能抱任何幻想,所有的事都一样,不管是上传视频,接受采访,还是想找到一个可以为你带来采访、演出和机会的经纪人。最后,不要放弃任何机会。你永远不会知道是否还能获得那样的机会。还需要运气。我会告诉任何人你能成为世界上最伟大的乐手,但是还需要80%的好运。
  
你最喜欢的,或者觉得最具挑战性的大屠杀的歌是哪一首?
挑战,我很喜欢这个词,因为它同时也意味着伤脑筋。对我来说,也许是《Endgame》里的《How The Story Ends》。我喜欢其中的solo,喜欢演奏它。但是一开始我总是有些紧张。我总是想,“噢,要到那段了”。我喜欢演奏它,也喜欢把它视为一种挑战。我最喜欢在现场演奏的歌曲是《Tornado of Souls》,曲调很美还有一大段solo。
  
你有没有加以调整,或者增加了花样?
我尽量按照原来的样子演奏。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颤音和压音方式。希望我能公正的代表马蒂(·弗里德曼,原曲的演奏者),也希望人们能听到一些特别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