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属界最著名的吉他手之一Zakk Wylde以其独特的风格、出众的才华以及毫不妥协的个性一直受到金属迷与金属吉他手的尊敬。Zakk于1967年1月14日生于Bayonne,在新泽西州的Jackson市长大(不知世界上有没有叫ESP、Ibanez、Fender、Gibson、Washburn的城市!)。他本名Jeffery Philip Wielandt,父母名叫Jerome Wielandt,有个姐姐名叫Amy。Zakk的父亲给了他一个昵称叫“Flip”,是其中间的名字Philip的简称,他的朋友和家人就是这样叫他的。Zakk八岁开始学吉他,因为不感兴趣很快就放弃了。后来Zakk上了杰克逊纪念高中,高中读九年级时十四岁的他又拿起了吉他,跟他的高中足球教练的儿子LeRoy Wright学弹吉他,也是受到这个家伙的影响。勤奋的Zakk主要还是自学,通过刻苦的练习和听带子掌握技巧,刚学吉他那两年,每天都弹琴8到12个小时。他学过Led Zepplin、Al Di Meola、John McLaughlin、AC/DC和Black Sabbath等人/乐队的作品,这些乐队/乐手也是他非常喜欢的,还有Van Halen、Jimy Hendrix、Randy Rhoads、Dave DiPietro,以及令人感到震憾的Frank Marino等。后来争强好胜的Zakk为了学到他老师所说的在吉他上能学到的最难的东西:古典音乐,Zakk又和一个来自新泽西州Freehold市的家伙学古典吉他,再后来是和曼哈顿的一个家伙学古典吉他。整个高中他都在学古典吉他。


从一开始学吉他至今,Zakk最大的爱好之一就是与人一起即兴演奏。即兴早已是他创作与练琴的习惯,他的作品中的solo全是即兴弹出的,甚至不愿意刻意用心编排,更没有搜索枯肠的情况。刚学吉他不久的Zakk是新泽西俱乐部的常客,当时那里面高手如云,从金属到布鲁斯到爵士,各种风格都有。与许多吉他手的交流让年轻的Zakk的技艺日渐成熟,他称自己在俱乐部里每看一个吉他手表演就是上了一堂吉他课。“我会问他们:‘嘿,兄弟们,《Flying High Again》中的solo是怎样弹的?’于是便有人弹给我看。”


Zakk组的第一支乐队名叫“Stone Henge”,乐队在聚会上唱著名乐队的歌,像Ozzy的《Bark at the Moon》和Black Sabbath以及Rush乐队的歌。也就是那时,他开始约会一个名叫Barbaranne Caterina的女同学,后来她成了他的妻子。





1985年从杰克逊纪念高中毕业后,18岁的Zakk在当地的一家超市上班,当屋顶装修工,还在若干乐队弹吉他。这时他开始写自己的原创歌曲,并加入了一个名叫Zyris的乐队,替代了他们的吉他手Dave Linsk——后者离开去组了自己的乐队,现在他在给Overkill弹吉他(!)。加入Zyris后,他开始叫自己做Zakari Wyland。他是从电视《迷失太空》中的Zachary Smith博士得到这个名字的。Zyris乐队在新泽西州南部有一些演出,但并不是太多,他们既玩自己的原创作品,也翻唱他们喜欢的乐队,如Black Sabbath和Led Zeppelin。那时,Zakk开始在新泽西的杰克逊城里教吉他课。有许多人相信他们曾经在新泽西的整个东岸来回巡演,事实上他们没有,尽管他们在著名的“Stone Pony”有过一次专场,这个地方是因Bruce Springsteen和Bon Jovi而大受欢迎的。


Zakk在电台的Howard Stern节目中听到Ozzy要试听不出名的吉他手,但他只不过把那当成一个白日梦而已。在一次Zyris乐队的演出中,Zakk被摇滚摄影师Mark Weiss和Dave Feld发现了。Dave对Zakk的演奏感到惊讶,他找到Zakk告诉他Ozzy在寻找新吉他手,而他们会给Zakk一个宣传资料袋。于是Zakk去让Ozzy试听了。他当时的心态是“我不过是在加油站干活的,失败了又怎么样呢?!”试听中,Zakk弹了几首Ozzy的歌,又弹了一些原声和古典的东西。结束后,他回到家里,觉得自己不会被看上。可是有一天他却接到了Sharon Osbourne打来的电话,问他是否愿意加入Ozzy的乐队。


1987年5月,年仅20岁的Zakk加入了Ozzy的乐队,开始了他命运的转折点。这时他有了一个姓叫做“Wylde”,而他给自己取这个姓的原因也是显而易见的:“Wylde”与“wild(中文,狂野的)”同音,正是放荡不羁的Zakk的性格。1987年12月15日,在纽约著名的Hard Rock Cafe(重摇滚咖啡馆)Ozzy把Zakk作为他的新吉他手介绍给了公众。而Zakk则在Ozzy的新专辑《No Rest for the Wicked》中初次亮相,这张专辑获得了白金销量。很快Zakk就以其独树一帜的重金属声音和风格在吉他界成了名。


1989年,Zakk作为Ozzy的吉他手巡演了全世界。基本上,他已经从一个在新泽西小俱乐部里弹吉他的孩子变成了一个在巨型舞台上演奏的明星。Ozzy与乐队在1989年夏天参加了莫斯科和平音乐节,参演的其他乐队还有Skid Row、Motley Crue、Bon Jovi,以及Scorpions等等。精彩的现场专辑《Just Say Ozzy》于1989年发行,其中的乐手是Ozzy、Zakk、Black Sabbath的贝斯手Geezer Butler和鼓手Randy Castillo,Zakk倾情的演奏极为出色,甚至有点过分华丽的感觉。这张专辑虽然精彩,但很短,一共只有六首歌,其中有三首歌来自《No Rest for the Wicked》专辑,一首乐队重新演绎的Ozzy的《Ultimate Sin》专辑中Jake E. Lee的名曲《Shot in the Dark》,它被包括Ozzy在内的人普遍认为比短小的录音室原作要好,Zakk长长的吉他独奏与原曲异常和谐而动听。以及两首Black Sabbath的经典之作《War Pigs》和《Sweet Leaf》——尽管有如此之多的吉他手演绎过这两首歌,Zakk的吉他依然卓尔不群。




1990年,Ozzy、Zakk、Randy Castillo和贝斯手Bob Daisley以及贝斯手Mike Inez录制了专辑《No More Tears》,这是Zakk现身其中的第二张Ozzy的录音室专辑,而且这张有着《I Don’t Want To Change the World》《Desire》《Road to Nowhere》等若干经典之作的专辑被认为是Zakk表现最好的专辑,不过我个人更喜欢Zakk在下一张专辑《Ozzmosis》中的吉他,音色更重、更加霸道,solo更加华丽。从这张专辑中极为热门的同名曲《No More Tears》中惊人的独奏,到雷鸣般的《Mr. Tinkertrain》,以及优美的、催我泪下的原声民谣《Mama, I’m Coming Home》,这张专辑的和谐达到了完美。从专辑《No Rest for the Wicked》到《No More Tears》,Zakk的风格改变了许多。Zakk说自己是个“有点乡村,又有点金属”的人,他一直在很努力地练习指弹风格,弹班卓琴他亦是一把好手。在《No More Tears》专辑中Zakk的吉他有许多乡村风味的“chicken picking”,而在前一张专辑里极少。


Ozzy预计为宣传新专辑而进行的名为“No More Tears”的巡演是他最后的告别巡演。其实当时的Ozzy正处在多年来最好的状态,性格完全地冷静(除了喜欢嗑药,当时公众还不知道这一点),健康地饮食,做运动,打拳击,等等。Ozzy的嗓音也在最佳状态,他比以前更多地在舞台上下四处乱跑。整个现场充满了激情。Zakk、Mike Inez和Randy Castillo的表现也都极好。许多人都觉得那是Ozzy一直以来最好的阵容。


巡演期间乐队就进了录音棚录制新作,想要加在现场专辑里发表。当时录的是歌曲《Aimee》 和《See You on the Other Side》,其中一首歌还有Jeff Scott Soto(这家伙因Yngwie Malmsteen而成名)唱背景和声。当时应该还录了一些别的歌曲,但没有标题曲。不幸的是,这些歌没有合在《Live & Loud》中发表,事实上,这些1992年版的歌曲一直没有发表。《Live & Loud》是Ozzy预想中的最后一场巡演的现场双碟。(一个朋友今年春节终于广州帮我买到了第二张,距我买第一张已经快三年了!由于北京卖碟的下广州一趟确实不太容易,所以造成广州的好货实在比北京多得太多的情况,每次他回广州都会几乎毫不费劲地找到一大堆好碟,而且比北京的略便宜一些,比如今年春节他花了二百五就买了Iced Earth的全部专辑!可惜他长年在北方工作。)


1992年Zakk与White Lion的James Lomenzo和Greg DeAngelo组了一个名叫Lynyrd Skynhead的乐队,当时他还在Ozzy的乐队。他们在一起即兴玩经典摇滚乐队和南方摇滚乐队的歌,如Lynyrd Skynyrd、The Allman Brothers、ZZ Top和Mountain。他们这个组合中录了一首歌《Farm Fiddlin’》,收在合辑《Guitars That Rule The World Vol. 1》,这张唱片现在已经绝版。


1993年8月1日,Zakk Wylde在The Allman Brothers乐队的一场演出中顶替Dickey Betts出场。这是一场地下演出,同时却是一场Zakk表现极为惊人的演出。以后每当人们提到Zakk Wylde的著名乐队时,The Allman Brothers都会被提及,但事实上,他只和他们一起演了一场,何况The Allman Brothers成名时Zakk还只是个小孩子。


1994年Greg DeAngelo被更好的鼓手Brian Tichy代替了,乐队的名字也由Lynyrd skynhead变为Pride & Glory。Pride & Glory在Geffen公司发行了一张(也是最后一张)拥有自主产权的专辑。94年Zakk一个人在Headbangers’ Ball音乐会上露面,唱了Pride & Glory的歌曲《Machine Gun Man》。Pride & Glory这支很好地融合了乡村、南方摇滚、布鲁斯和重金属的乐队只取得了有限的成功,尽管他们曾经与同样的乐队如Lynyrd Skynyrd、Aerosmith、Ted Nugent以及Whitesnake这些大牌一起巡演过。1994年11月在一次日本巡演结束后贝斯手James Lomenzo月离队而去。


Zakk找到了James的替代者,他多年的朋友J.D.,仅三天后“US Fall”巡演就开始了。1994年12月10日Pride & Glory在洛杉矶进行了他们最后的演出。Guns N Roses的吉他手Slash在演出中露面,与乐队一起即兴玩了《Voodoo Chile》和《Red House》。预计中是有一张现场专辑将被录制并发行的,但这个计划最终被放弃了。


95年Ozzy从退休状态中恢复过来,重新召募了Zakk、Geezer Butler和Deen Castronovo来录制下一张专辑《Ozzmosis》。这张专辑以沉重的开场曲《Perry Manson》为特点。Zakk并没有参与每一首歌的创作。其中一首《My Little Man》是Steve Vai写的,其他的歌曲则是由若干不同的人写的。以前录过的《Aimee》和《See You on the Other Side》为了新专辑又重新录制了。《Aimee》被作为B面歌曲发行,但最近收在了2002年这张专辑的重混版中(Zakk参与的四张Ozzy的五张专辑都有数百万甚至白金销量)。在录制《Ozzmosis》期间,Zakk经常在一整天的录音室工作结束之后去纽约一家名叫Brew’s的餐厅,即兴玩一些他自己创作的但没能够用在《Ozzmosis》中的素材,其原因是很明显的,由下文可见,这些多半是些原声的东东,不合《Ozzmosis》金属而沉重阴郁的氛围。按店主Kieran Brew的安排,Zakk在凌晨三点半去到餐厅,当时只有很少人在里面,他便一个人自弹自唱。这家餐厅成了后来Zakk的《Book of Shadows》专辑成型的基础。


也就是在这段时间里,Zakk开始和Guns N Roses乐队的一些成员jam。他们录了几首小样,其中一首歌有《The Rose Petalled Garden》这首歌中的riff的早期版本。于是Zakk在加入Guns N Roses和与Ozzy一起巡演之间两难选择。他等候双方的答复等了很久,实际上,Ozzy另外找了一个名叫Joe Holmes的吉他手参加“Ozzmosis”巡演,而Zakk也接到了来自Guns N Roses乐队的消息:他们不需要他——Slash音色不瘟不火的吉他与Guns N Roses成员的声音配合得简直完美,他们或许更喜欢那种声音,而Zakk的重型吉他太霸道了,似乎可以把其他人的声音冲散,我想这也许是原因之一。


这时,Geffen公司希望Zakk出一张新专辑。于是他决定起用那些摞在一边的曾经在餐厅里自弹自唱的素材,把它们做成了一张原声专辑《Book of Shadows》。Zakk找到前Pride & Glory乐队的贝斯手,请他在专辑中弹贝斯,又拉来了几位经验丰富的鼓手。96年Geffen发行了这张专辑。一个名叫Nick Catanese的吉他手给Zakk发了电子邮件,问他是否还需要一个吉他手。Zakk接纳了他,让他在“Book of Shadows”巡演中弹背景吉他。97年Zakk开始即兴玩一首没有发行的歌《Spoke In The Wheel》。巡演期间,一个名叫Phil Ondich的鼓手与Zakk见了面。在巡演进行到弗吉尼亚的Roanoke城而将近尾声时,Phil第二次与Zakk会面,并交给他一盒Phil与一个名叫Raging Slab乐队演奏的磁带。在Roanoke的一个广播台外面,Zakk即兴地弹《Beneath The Tree》,Phil则在自己的大腿上用力地打着拍子。这稀罕的表演有一个录音,但没有公开发表。97年秋天Zakk在日本进行了电声的巡演,乐队阵容是前面自告奋勇加入乐队的Nick弹节奏吉他,Ina Mayo弹贝斯手,Brock Avery打鼓。其中一场名为“Rock Around The Bay ’97”的演出录制了video。Zakk还在97年11月17日为Jason Becker举行的义演中献艺。


98年1月31日,Pride & Glory以原班人马重组,并在好莱坞的Whiskey举行了一场重组演出。许多人认为他们会将这件事以私自违法地发行出版物(美国摇滚圈中的人似乎这样干的不少!)来纪念,但没有任何video发行。


1998年初,《No More Tears》的班底:Zakk Wylde、Mike Inez和Randy Castillo又被Ozzy Osbourne召募起来进行新西兰、澳大利亚和日本的巡演。但令人不解的是,当乐队从日本回来后,一伙人又被Ozzy没有任何理由地解散。人们本来期望他们会在98年的美国Ozzfest上演出,但是没有。98年五月初Zakk独自一人去意大利演出,然后他给已经两次毛遂自荐的Phil Ondich打了电话(也是因为鼓手Nick Catanese推荐他当一个“备用”鼓手),于是98年5月他们在佛罗里达的Miama录制了专辑《Sonic Brew》。Zakk很喜欢一年前与Phil在Roanoke一起jam的《Beneath The Tree》的歌词,于是他写了一首新歌,用了同样的歌词。


这首令人难忘的歌是在一个雷暴天气中录制的,而且它怪异得就如同地狱一般。你可以觉出那种毛骨悚然的感觉就像是那天晚上得到来自录音室的天气环境的灵感似的。Zakk和Phil决定给乐队取名叫Hell’s Kitchen,而专辑则名为《Sonic Brewery》。Phil完成了专辑文本中所有的美术,以及文字内容。但是几个星期之后,他们又决定把乐队的名字改为Black Label Society,因为他们无法为“Hell’s Kitchen”这个名字得到注册商标。专辑前后的美术也都得改了,但里面的文本大部分保持了原样。如果你仔细地看,会发现小册子中所有的图画都像是厨房的菜单。欢快的文字和美术(一个魔鬼正在啃吃一个厨师,等等)充满了小册子,并且如果你在许多地方把“society”换成“kitchen”,就更能理解了歌词的本意了。


《Sonic Brew》1998年10月28日在日本发行。它有13首歌(但《Lost My Better Half》和《No More Tears 2000》这两首歌当时还没有),可怕的封面印在清晰的塑料上,附有一份小册子,封底烫金印刷,包装比美国版要好得多。美国版的发行迟了许多,因为每个人都挑三拣四地觉得应该重新混音。鼓和人声在许多歌中都被吉他和贝斯掩盖了,所以他们决定将美国版重新混音。Zakk和Phil决定给美国版增加一首附加歌曲,便去加州的录音棚录了《Lost My Better Half》。它是迄今为止Zakk最重的一首歌。1999年5月4日《Sonic Brew》在美国发行。


乐队需要一个贝斯手,于是Zakk在所有的吉他杂志上做广告:“寻找贝斯手,想弹贝斯的吉他手更好,最好是用Fender P Bass的。试听时间……如果你没有研究过Cliff Burton,就不劳回复了。”很显然,如此高的技术要求要让一个不出名的贝斯手来满足几乎是不可能的,Zakk找来了他长期的朋友,也是前Pride & Glory乐队的贝斯手J.D.作为BLS的贝斯手。Black Label Society的阵容确定了:Zakk、Nick、J.D.和Philth。

 




Black Label Society1999年5月1日在日本东京Shibuya的Quattro俱乐部举行首场演出。在日本演出的最后一天,在应观众要求再唱一次Black Sabbath的《Paranoid》时,一支八十年代的摇滚乐队Ratt的主唱Stephen Pearcy上台加入到BLS一同演唱。日本巡演之后,乐队又到了欧洲巡演,在“Dynamo Open Air ’99”演出中面对着的是他们有史以来同时也是今后最大的观众群。


欧洲巡演过后,原计划的美国巡演日程统统取消了,他们开始等待美国巡演。关于Phil在做喷气式滑雪时摔断了胳膊的说法开始流传,但这是一个彻头彻尾的谣言——Phil从来没玩过什么喷气式滑雪。差不多在这时,Johnny Walker威士忌公司传来文书,要求Zakk终止在专辑封面上使用他们的商标,因为封面图案中的酒瓶看上去确实很像有Johnny Walter的黑色商标。


于是乐队决定另用一张封面来发行专辑,并且出于另外的动机,他们想为希望买到专辑新版本的歌迷录一首加歌。Zakk、Phil和Mike Inez录了歌曲《No More Tears 2000》来作附加歌曲。这张重新发行的专辑可以早于商店在巡演现场的货台上买到。买得早的歌迷会发现那些出版得早的碟中有一个吉他拨片。Black Label Society乐队终在长期大谈其美国巡演之后于1999年9月开始了他们的美国巡演。他们演奏了《Sonic Brew》专辑中的大部分歌曲,一些Pride & Glory的歌曲,还翻唱了Ozzy的《Miracle Man》,这首歌中的riff是Zakk加入Ozzy的乐队后写的第一个riff。


1999年和2000年交际的冬天,Zakk和Philth前往加州做第二张专辑《Stonger Than Death》。纽约一个棒球队的接球手Mike Piazza也同他们一道在录音棚工作,并在标题曲中唱了背景和声与咆哮。Axl Roses是下一个进这间录音棚的,他与他们在一起呆了一段时间,但双方没有合作。Phil再一次做了全部的美术。《Stronger Than Death》于2000年3月8日在日本发行,在美国发行的时间是2000年4月18日。鼓手J.D.决定离队去搞他自己的其他兴趣,他的替代者是Steve "S.O.B." Gibb——BeeGss乐队的Berry Gibb的儿子。2000年6月14日Black Label Sociey乐队开始了在日本的名为“Penchant For Violence”的巡演。乐队演奏了新专辑和前一张专辑中的歌曲,以及Ozzy的《Demon Alcohol》的另一个令人惊讶的版本。


日本巡演于6月21日刚刚结束,美国巡演紧接着就开始了,尽管从日本回来的整队人马都在病中。第一场演出是两天以后的6月23日在加州西南部的阿纳海姆市举行,观众挤满了当地的太阳剧场。五首歌之后,Phil就因其胃疼和精疲力竭而虚脱。与Black Label Society一同巡演的极端金属乐队Crowbar的鼓手Craig Numenmacher上台援手直到演出结束。第二场演出本来已经取消,但乐队又回来了,并做了被赞为其一直以来的最好演出的表演。但是当乐队在7月6日巡演到印弟安那州时,Zakk和Phil在舞台上激烈地吵了起来,结果Phil被当场开除出队。Graig又上来帮手演出了几首Black Sabbath的歌,后来他就一直顶替Phil成为BLS的鼓手。


2000年10月,Black Label Society的现场专辑《Alchol Fueled Brewtality Live》录制了,并于翌年1月16日发行。在当年夏天的Ozzfest音乐节上,Black Label Society在主舞台上进行了演出——能在Ozzfest的主舞台上演出被看成是一种荣誉!他们演奏的歌曲《Superterrorizer》被录了下来,收在当年的Ozzfest现场CD中发行;这首歌的前奏后来成为一首名叫《Battering Ram》的歌。Steve Gibb在Ozzfest巡演中途离队,而以前曾是Ozzy和Alice In Chains乐队的贝斯手的Mike Inez加入乐队来接替贝斯手一职。可是Mike Inez又不得不在巡演中途飞回加州,因为他在那里还有一个乐队,于是贝斯技师Frey Theiler加入进来直到Ozzfest巡演结束。


在Ozzfest期间,Zakk与一个名叫Christian Werr的鼓手录了几首小样。他把它们拿给Ozzy听,希望能够用在Ozzy的下一张专辑中。其实Ozzy当时已经有了整张专辑的歌——Ozzy自己没有写歌了,它们几乎全是别人写的,只不过是Sharon要Zakk为《Down to Earth》写几首附加歌曲。结果Ozzy嫌Zakk的歌太重、太阴暗、太“愚蠢”,便拒绝了,事实上是很不客气地拒绝了。Zakk对Ozzy老大的选择没有表示异议,他留下这些歌,后来把它们都用在了Black Label Society的下一张专辑中。当时录的歌有《Bleed For Me》《Life/Birth/Blood/Doom》和《Demise of Sanity》,还有一首《Bridge of Cross》的钢琴版,以及一首没有名字的小样。后两首一直没有发行。与Zakk一起在Ozzy的乐队弹贝斯的Robert Trujillo也在《Life/Birth/Blood/Doom》中演奏。


2001年夏天Zakk与Ozzy录制了Ozzy的新专辑,但是他没有为这张专辑写任何歌曲。《Down to Earth》于2001年10月16日发行,Ozzy与Rob Zombie乐队进行了名为“Merry Mayhem”的巡演。


这时,可能在“Merry Mayhem”之前或之后,Zakk与Graig进棚录制了后来收在Black Label Society的新专辑《1919 Eternal》的一些歌。专辑名本来想叫做“Deathcore Warmachine Eternal”(永恒的血腥屠杀机器),但因“9·11”悲剧而改了。(9·11事件想必触动了不少美国乐手的心,Manowar在2002年最新专辑中亦有为之写的一首歌。)这张专辑于2002年3月5日发行,其标题曲是Zakk献给其父亲以及二战一代人的。


Black Label Society现在又出现在2002年Ozzfest的主舞台上,Robert Trujillo弹贝斯,他也是Ozzy的贝斯手。你会发现Zakk还在Ozzy的乐队里演出,比如Ozzy的武道馆现场新专辑。


Zakk Wylde是Gibson Les Paul的忠实拥戴者,他使用自己的签名款Les Paul,EMG的拾音器。人们似乎觉得肌肉发达、性情狂野、演奏重型音乐的他如果在舞台砸一两把琴的话,那不仅是正常,而且几乎是应该的!但Zakk从来没有在舞台上砸过琴,而且将来他也不会:“我可不会砸任何一把Les Paul,那会是一种亵渎!”上留着大胡子、活像个维京人——有人说他是“拿着Les Paul的北欧雷神Thor”——的Zakk已经是大大的吉他英雄、金属界大名鼎鼎的人物,每天不可能抽出12个小时来弹琴了,因为他有接受不完的采访、经常要坐着汽车从一场演出赶往另一场演出。他怎么对付练琴时间的减少呢?——随时他手里都拿着把Les Paul,即兴地弹。“如果你是一个吉他手,你就得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