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 14th New England Metal&Hardcore Festival—-Day 1


这是一个伟大的日子或者说几个伟大的日子。

新英格兰金属节是个一年一度的金属盛事,全长三天。以前因为离得太远最多也就只能想想,但物换星移,风水流转,2012年老猫和14th 金属节同时来到了麻省,这个金属迷大型聚会自然进入了射程。

故事发生在Palladium, Worcester, MA, 2012.4.20(星期五), 4.21(星期六), 4.22(星期日),每天从中午开始一直到物业午夜,整整三十六个小时,几乎掀开Palladium演唱馆房顶的就是酒精和躁动的狂欢。(这里特别澄清一下,新英格兰(New England)地区是美国东北部六个州的统称,是殖民者最早登陆和占领的地区,其中包括马塞诸色州,所以是在美国,跟英国没有任何关系。)这次演出日系琴的占有率再次让笔者擦了擦眼睛,如下各位会一一看到,而且6505/5150+MESA cab的组合也占了相当的部分。笔者不禁感慨,诗从中来:“六五零五一般那,走遍天下都不怕”。

笔者两个月前定好了周六的票,周五因为要工作,不晓得什么时候能离开单位,于是没有预先购买。所幸周五下班没有耽搁太晚,尽管交通混乱还是在七点之前赶到了场馆。每次金属演出都是各种奇形怪状人类的展览,大概由于这次是金属硬核的混合,人群里有不少画着大烟熏穿着大鼻环的高矮胖瘦的少女。下图是场馆外的场景。



赶上的第一支乐队是SkeletonWitch,只赶上了他们最后一首歌。不幸的是已经错过了笔者非常关注的Flesh God Apocalypse和Carnifex,没有办法,损失已经造成了,可怜笔者家里还挂着Carnifex-Until I feel Nothing的海报。SkeletonWitch的两个吉他手各用一个Marshall的头,其中一个是JCM800,另一个好像是JCM2000,太远了实在看不清了。两个箱体都是MESA, 两把吉他分别是Gibson Flying V和Ibanez的某个型号。







这次金属节的热烈程度要胜于以往所有笔者去过的现场演出,除了一次美国偶像Adam Lambert演唱会。以前的金属演出笔者还能游弋于前后左右四处拍照,能抓到各个乐手的特写,这次拿着相机都几乎很难站稳,左右移动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好在笔者占住了一个前排右侧靠栏杆的位置,多数照片都是从这个角度摄下,这里距离主PA speaker只有不到三米。在这个距离,耳塞成为一个严肃的东西,是用来保命的,仔裤裤管被震得前后晃动不再带有夸张的成分。

接下来出场的是来自芝加哥的死核团Oceano,感觉他们已经算新派的大牌了,非常有气势。以前看过一次他们的现场,没有发现他们的黑主唱Adam Warren长得其实很帅,而且一如既往,哨喉非常之花哨。两个吉他手人手一把Ibanez,好像都是RGT系列的,箱头藏在侧放的机架里,其中一个是6505,两个箱体一个也没看到,不知道藏在了哪里。舞台上荧光色的吉他实在是非常耀眼,Nick的荧光绿Ibanez是整个舞台上最有光芒的一个点。从他们上台开始人群的涌动就没有停过,笔者感觉自己像一只柿饼被夹在人群中,旁边都是汗湿的衬衫。前面是一对亚裔couple,男青年一直把女青年环绕在围栏前,自己形成一个半圆,不让女朋友被挤到,很有温情。




很快上台的是All Shall Perish, 加州死核元老,舞台左右两边各四个MESA箱体,网布上是custom made 的2012 死核tour封面图,在四个箱体的右下角是MESA的标志。箱头是什么没有看到,应该是放在了后面。两把吉他一把是Ibanez,一把是Jackson的反头七弦,不知道是不是custom。主唱eddie经常跳到监听音箱上稳稳的站住,很有风格。人群非常骚乱,有一次很猛的into the pit,中间的人分成两边,突然向中间冲去,笔者在右边角落里,一下子左边的人都不见了,全都疯狂的冲向右边。许多人在人群上面传来传去,然后被牛一样的保安像抓小鸡一样抓下去。人群的中心一直是保留给moshing的孩子。笔者至今不能理解moshing的人,可能是已经错过了那个年龄,对笔者来说,那不是金属迷,是多动症患儿。








下面是一支全天资历最老的死亡大牌,NILE。出场前群众齐声叫喊“NILE, NILE …”,他们是唯一一只没有日系设备的乐队,Dallas用一把疑似Jackson六弦反头,但没有Jackson的标志;Karl是一把Dean V,他们的箱体全部是Marshall,每个都能看出身经百战烂得不行;Karl的音源是两个Marshall 头加几个机架,Dallas的音源貌似只是机架,marshall的前级,没有看见箱头。看了他们的现场笔者忽然发现这是一只从技术风格到成员设置到背景资历都跟Dying Fetus 多么相似的乐队,但不知为什么会喜欢DF多那么多。NILE的技术真是炉火纯青,但观众反应的热烈程度却远不及之前的几只死核。笔者徒然感到一阵悲凉,好像老牌死亡的时代已经一去不返了,现在已经是新派的天下。









最后一首唱到中途,台上突然冒出许多人,ALL Shall Perish的一众人以及Flesh God Apocalypse的一众意大利哥们同时出现,这是他们这次tour的最后一站,大家最后亮相,向观众致意,所有观众也都高举双手回应他们的精彩演出,弥漫在舞台上下的是只属于金属人的团结跟友爱。







短暂的休息过后,The Acacia Strains 上台,又一只大牌麻省本土的死核团。又一只MESA cab+6505+日系吉他的代表。两个吉他手都用MESA的箱体,一个6505,一个5150,一把LTD EC1000,一把Ibanez的莫名型号。他们又把现场带入新一轮的躁动,moshing 的人群又重启了,越来越多的人跳上人群。笔者头上也几次漂过各种人,笔者也曾出力支持,但其中一次手顶在一个胖姑娘的乳房上,此事完全是个意外。






忽然某个时刻Black Dahlia Murder 的主唱Trevor冲上舞台跟Vincent 一齐开唱,一首结束又离开了舞台。这种大规模巡演的好玩之处就是各乐队成员经常互相反串,感觉很亲密,大伙都玩得很开心。



最后一支登场的时候已经接近十一点,台下的热度却达到高潮。Black Dahlia Murder已经基本上算公认的新派重型的领军人物,以前的演出连死婴这种大牌都得给BDM暖场。主唱Trevor的死腔黑腔相间的独特唱法在现场听起来更加怪异跟邪恶。吉他手Ryan仍然使用那把Ibanez strat, Brian貌似用得是一把ESP custom的les paul。只是很遗憾没有看到他们的箱头箱体。他们有至少四首歌曲是在观众合唱中进行的。人群空前的涌动,不停得有人从后面向前拥挤,最后笔者被挤得实在受不了,趁演出间隙钻到了后排,顺便照了几个远景。














十二点十分,笔者跟着人群涌出大厅,路上不断见到乐迷互相击掌拥抱,不管认识的不认识的都弄得跟哥们似的。整个晚上笔者没有喝一口酒,头脑清醒的跟着鼓掌欢呼。

第一天结束,明天美好继续。新帖预告:关于金属节第二天的报道会很快跟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