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1

1991年3月Chuck和Rock Hard 的Arno Polster谈到自从Spiritual Healing巡回以来他一直面临的困境,抛开逆境,Chuck表现出决心:“没有毒品的问题!我和工作上的一些人有些麻烦,还有一些私人问题。我到达了一种觉得所有的事情都注定要失败的状况,就好像有魔鬼参与其中似的,需要把事情重新安排上轨道,这种情况实在是来的非常不是时候。Death,这是我1984年创出来的名字,我有一切的权利拥有它,只要还写歌我就会一直用这个名字。”他对Rock Hard进一步解释,“这次的事好的一面是,现在我知道谁是真正的朋友了,有些人背弃了我,有些人在事情变坏的时刻,紧紧站在我身边。我总是对乐队付出百分之百的自己,当我陷入一片混乱的时候,有人却正利用贴在他们专辑上‘前Death成员的帖纸’来占便宜。我很高兴Human结果如此好,我没用五年以前的歌,所有的歌曲都是新的,这些歌表达了我1991年初的感受!”这些话将我们带入Chuck最大的革命性飞跃,向一个新层次的技术性,复杂性,尤其是突出的旋律性方面转换。所有的这一切同1991年的Human专辑一起展现出来。

Chuck对金属乐所做的贡献中,最被忽视的是通过他Spiritual Healing歌词本的内容,感谢了很多启发他的乐队,驱使年轻的金属迷去搜寻厚厚一摞的古早金属经典,Chuck将我们指向早期金属先锋如:Sortilege (法国), Acid (比利时), Withchfinder General (英国), Tank (英国) ,Heavy Load (瑞典), Overdrive (瑞典)。

“这对我来讲不仅仅是一张唱片,这是一个宣言,一次复仇。” 从Chuck在Human中感谢名单下面可以看到这条信息,在经历面对了所有这些负面遭遇后,在老三藩市金属兄弟Steve DiGiorgio的帮助下,他再次崛起。Chuck对Metal Mania Video节目的Brian Harris解释了环绕Spiritual Healing发生的所有坏事带来的正面影响:“前成员组合失败后,这次的合作很成功,我认识Sean(鼓手)和Paul(吉他手)已经几年了,他们在Cynic乐队,事实上他们还在弄Cynic。他们抽时间出来和Sadus的Steve DiGiorgio帮我录Human,我们一起度过了非常好的时光,我们都是朋友,用了很多时间一起玩,练习,以及同Scott Burns(注一)录音,在其中感觉好棒,我们有了一个新贝司手Skott Carino,因为Steve全职在Sadus,我真的非常感谢这些帮助我走出困境的人。”

Eric Greif再次成为Chuck奋争的经理人。“我记得1991年的那段时间,Chuck决定雇佣乐手而不再令其成为固定乐队成员,那么我们的乐队和公司间决定就等于是Chuck和我的,但从另一方面看,录Human时,我们有个极出色的组合,但可惜的是我们没办法让它保持下去。当然,Paul和Sean也在另一方面专注于Cynic,Chuck也小心着他刚决定下来的这种走马灯似的成员转换的法律方面问题。”

他一直想要努力为自己的音乐注入前卫因素和技术的锋芒,Human认真的来讲,这是他第一次成功的做到了这一点。Chuck同Cynic的Paul和Sean一样喜爱技术精湛、风格狂放的前卫金属乐队Watchtower,但Human仍然保留了Death的独有特色。Chuck的前卫倾向融合在浓烈沉重的吉他质感中,这种吉他风格是自Death诞生之日就已具有的。Paul和Sean对融合爵士(jazz fusion)乐的喜爱,则进一步帮助Death的音乐向前飞跃。

Chuck对Metal Mania的Brian Harris诚实地总结了作为一个金属乐人的挣扎,“这绝对和所有人必须牵连或面对的事相同,是人都一样。我想,很多时候人们忘记了在乐队里的人也是人,你知道我们都会犯错,不幸的是,当我们犯错的时候,我们被公众用一种奇怪的方式看不起。我做错过,我做过我不得不做,但对他人来讲却是不合情理的事,但是人们应该想想我做这样的事‘可能他有他的原因’,而不是假设我是一个混蛋,我得说这和我被同行以及公众误解有关。这其实有很多不同的意思,我想我为很多乐队说话,当我说我们有问题不得不面对时,这和其他人没什么不同,我没有因为出了张唱片变有钱,还在挣扎求存,现在我暂时住在家里,就是很平凡的生活,除去工作方面,我们(音乐人)和其他人一样过着平凡的日子。”

“Suicide Machine”在某种程度上是“Pull the Plug”的后续,也是Chuck在Human歌词中向前迈出的一大步。Chuck对Rock Hard解释创作的源泉,“在美国,有一个医生发明了一部他可以用来帮助重病和受折磨的人死亡的机器,这引起了很多刺激,传媒叫这机器做‘Suicide Machine’。我觉得这是一个伟大的发明,当有人真的有不治之症,为好像老年痴呆症那样的病受苦,而且他自己希望去死,那么我们应该准许他在无止境的折磨开始前作出选择。当一条狗或者一匹马重伤或者病重,我们让它们睡去使它们不用受苦,为什么人类没有同样的权利呢?我们也有感觉。当你用针刺一条狗它会吠叫,我也会。为何人们一定要受苦,当他们本来可以安静地离去呢?”

再来看看MTV的Headbanger’s Ball,Death的第一个音乐影带,Human中“Lack of Comprehension” (注二) 一开始的清音前奏可能会令观众安静下来地进入一种表面的平和,但是三十秒后,他们的耳朵会被强有力,爆炸般的Death特有的狂烈沉重的方式猛烈冲击。“Lack of Comprehension”表现出了Chuck对权威代表的想法(父母,校长,老师,牧师,等等),他们用音乐(特别是金属乐)做替罪羊,掩盖当这个时代的青少年变得危险或迷失时他们自己的过错。就如被公众高度关注的控告Chuck最喜欢的乐队之一Judas Priest的事件(注三)。巡回令Death从十一月到十二月中穿越美国各地,在好莱坞的Whisky我第一次看到了Death的现场演出,那震动了十六岁的我,让我有了想成就某些事的渴望。

注一:Scott Burns 是 Human的唱片监制

注二:Lack of Comprehension 可在此处下载http://www.emptywords.org/downloads.htm

LACK OF COMPREHENSION
A condemming fear strikes down
Things they cannot understand
An excuse to cover up weaknesses that lie within
Lies
Laying your guilt and pain
On people that had no part in the molding of a life
That creates its destruction
Lies
Right before your very eyes
A reflections of the mistakes
To the end you will deny
Your part in the demise of a life
Lack of Comprehension
Thriving on your cliché
Compelled by self-resentment

Reaching into the minds of those that created
The depression in which they
In which they drowned their flesh and blood
Lies
So easy to blame the
Everlasting fear on a pathetic attempt
To justify the ending of life
Lies
Right before your very eyes
A reflections of the mistakes
To the end you will deny
Your part in the end of a life
Lack of Comprehension
Thriving on your cliché
Compelled by self-resentment

注三:关于Judas Priest的这件诉讼案当年非常轰动,1985年内华达的一位母亲控告Judas Priest,说他们的歌曲Better by you better than me导致了她儿子的自杀,最后诉讼没有成功。



题外乱喷:

在谣言满天飞,被原队友背叛的情况下,Chuck没有出来反驳,只是沉默,他的反驳不需要言语,而是音乐,度过那段日子,再次出现在公众眼前的他,带着一张崭新的更上一层楼的专辑,他没被打死,反而更强了,如他在歌中所写:I will not feed your hunger, instead I bite the pain, Looking not back, but forward, I bite down hard;可是由于之前发生的问题,令他决定不再需要长期队友,每次只是临时雇佣乐手,这注定了Death将永不休止地面对人员转换。Human将Death的音乐带到一个新的境界,他之前感到的迷惑,困扰也许是这个蜕变的需要,如俺前面所讲,Death是非常少见的一个可以一张专辑比一张专辑好的乐队,Chuck不停向前的决心,对音乐的热诚与信心,都足以令他成为一位音乐英雄,很多和他合作过的人,都为他深深打动,可惜的是,only the good die young,他的灿烂竟然如此短暂。

俺再重复一次他在Human后面写的话:thanks to those people that support my music and not the rumors,This is much more than a record to me;it is a statement,it is revenge.

Support the music, not the rumors!

谢谢海豹!
1992

跟着,Chuck和他的伙伴们飞去德国开始欧洲之旅,虽然在台前十分成功,但在幕后麻烦却再次令英国的演出暂停。

这次是金钱问题,一些基本不关Chuck的事。Borivoj Krgin在 Terrorizer中提到,“Death的乐器被他们自己的英国代理公司扣押起来,当来减轻巡回中引起的债务。” Paul Masvidal (和Sean Reinert一起) 在Human巡回后便要离开Death阵营,证明了在巡回后期的问题。“因为和伦敦一家巴士公司的金钱纠葛,我们的乐器被扣押在英国五到六个月。”Chuck在Terrorizer中告诉Borivoj Krgin,“遭透的经济状况,我们所处的情况,都是因为管理的问题,这是其他问题的一个很大的原因之一,这里有很多无法预计的事情,那时14000块的巴士叫我们大为吃惊,我们根本不知道,巡回时的巴士钱不是付了五个星期的,我们以为就如本该的那样,这应是包括在内的。我是个音乐人,不负责生意的部分,信任他人会帮我做他们应当做的事。”关于Cynic的伙计们到底会不会回来,Chuck说道,“这主要是因为Sean太多投入他自己的乐队(Cynic),从欧洲回来五个月后没有自己的乐器对我们的时间表一点好处都没有。所以,我们都可以说是停顿了下来,他们的东西也被迫搁置,他要去做自己的Cynic,我也肯定要试着看看自己的时间表上可以做的事,这真的是很讨厌。我真的很享受和Sean一起录音和巡回的日子,他是一位鼓神,出色的鼓手!”




题外乱喷:

Chuck可以说是和英国无缘,第一次,他自己个人问题,半路逃回家了,这次却是本地代理公司的问题,他好像喜欢信任人,却常遇人不淑,一般来说,一个巡回的本地代理公司,就是所谓的promoter除了付给乐队演出费用外,一切食宿交通也都是他们包的,这个英国公司竟然不包巴士钱,可算是咄咄怪事,竟然也给Chuck碰上了。这件事导致Cynic的Paul和Sean决定离开Death,乐队在一个小高潮后,又一次,陷入了一个困境。

Human时的成员,从左至右:Sean, Skott (其实他在Human专辑中弹一首,其他都是Steve DiGiorgio,但巡回等等都是他), Chuck, Paul